首页 / 同好交流 / 正文

m主奴调教:调教男奴小说

管理员 4 收藏

本故事乃本人亲身经历,是本人因工作事宜转战上海,留下一段难以忘怀回

忆,继上次合租经历后又一段非一般SM 心路历程。仅此一小文,希望能给各

位还在SM 道理上迷失的大哥大姐们以帮助。


  人物:


  风: 就是本人,多年恋足经验者,轻度受虐倾向。有一个天真、可爱、暴

力、自我的女朋友琴。SM 生活还算是自在的一个沪漂一族的大学毕业生。


  琴: 本人女朋友,在本人的引领下,开发其女王之潜质,但是经过上次合

租「暴虐邻居」之后,心理一直有阴影,现只停留下恋足调教阶段。


  美奴: 楼下合租者,长相十分漂亮,身材很苗条,是一个标志性的美女。

但至今不知其叫什么,只是听琴一直都这么称呼她。


  帅狗: 楼下合租者,与美奴是一对夫妻,高大帅气,同样不知何名,该名

也只是琴所取。



  第一章 动心


  我和女朋友都是武汉人,在大学时认识,毕业后关系一直很好,恋爱也近5

年,但从未谈及婚嫁,因为我曾在琴面前发誓过,绝对不啃老,自己赚钱付房屋

首付,并且无房不结婚。 然而,在武汉工作了也三年了,房屋首付的一半都没

有攒到。对此,我和琴商量好了到上海来打拼三年,一来体验下生活,二来赚钱

到武汉买房。因此,今年5月份,我们就一起来到上海,并且在两周内便找到了

合适的工作和房屋安定了下来。上海真是个好地方,并且是一个适合大学生呆的

地方,琴和我都找到了满意的工作,英语专业的她做起了外贸,而且是外资企业

,薪水翻了两翻,我是机械专业,还是干起了设计工作,加班的情况下薪水基本

与琴持平。(以前我的工资可是琴的近两倍,现在变成这样,我是又高兴又不舒

服)。


  的确,我心理有了落差,对琴更加之崇拜。每晚,她下班回来,我会很积极

的蹲下来,帮其脱下凉鞋,换上拖鞋,她也不抵触,总是拖鞋的时候用手撑着我

的头,调侃般地说:


  「这么殷勤啊,要是天天这样就好了。最好,你要是跪下来趴着用嘴帮我脱

,呵呵」


  我知道她是试探我的,如果我真那样做了,她肯定会甩下一句话:「贱性不

改」,然后一脚将我踹开,以后也剥夺了我帮她拖鞋的权利。所以,每次我也调

侃道:


  「我又不是你的脚奴,我可是你老公也,别得寸进尺啊。」


  琴听了笑笑,很有爱心的抚摸下我的脸说:「真乖。」


  她有时候心情好的时候,也会满足我一下,让我帮她按摩脚,然后将脚伸到

我的脸上不停的蹭,因为是夏天的缘故,脚上总有点汗味,但是淡淡的。


  「香不香啊,香就多帮我舔干净啊,不过手不要停。」琴挑逗道


  「香?不香,你以为你的脚是分泌芳香烃啊(芳香烃是一种很香的分泌物,

人一般分泌的都是甘油。)」我故做镇定的回答。


  「那不香,你还闻得这么带劲,而且小弟弟还勃得那么高。难道你贱啊?」


  话一般进行到此的时候,琴便会用脚去抚摸我的小弟,然后,便开始对我们

进行恋足式的**。


  但是,琴每次都对我点到即止,而且久而久之,我也不奢望有过多的要求。

但是,内心总是期望一次很深刻很刺激的调教。


  大概一个月后,我们楼下搬来了一对情侣,男的高大帅气,女的高挑美丽。

现在,整个房屋现在都住满了,所以我也给大家介绍下房屋的布局。这个房子是

顶层,有一间阁楼带独立卫生间,我和琴居住着,有一楼道通往下面,下面有四

室一厅一厨两卫。楼道下右手边,原是客厅,后改建成房子,无卫生间,卫生间

是靠近厨房的一间,内住三位90后女生,都不怎么漂亮,但是比较活泼。然后

往前,客厅隔壁是那对帅哥美女的房间,对门就是其卫生间。再往前有两件房子

对门,内自带卫生间。分别住着一男一女,男女都基本不曾露面,信息不详。


  美女帅哥来了后,每天都再公用厨房里做饭,我每次上楼道之前都要详细的

欣赏下那位美女:一米七的个子,苗条,腿很修长,长头发,皮肤细白(比琴稍

差点),瓜子脸,丹凤眼,小嘴唇。基本上可以说是典型的中国古代式美女。但

是,脾气好像不怎么好,用琴的话说有点神经病,经常大吼大叫,喜怒无常。不

过,就从外表而言,我确实非常之动心。所以有时候,和琴一起上楼的时候,都

要偷偷看看,时间久了,琴也察觉到了。但是,她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也极力在

我面前表现她的美,更喜欢打扮了。


  琴也算得上是一位美女,不是古典型的,带着90后西式风格,一米六五的

个子,虽不苗条,但是比较匀称,皮肤白皙,白里透红类型,长头发,大卷,整

齐的刘海,大眼睛,小鼻子,小嘴唇,小酒窝,酷似肥胖型芭比娃娃。


  然而,与琴相处时间太久了,她的各种打扮我都见多了,而且我真正眼馋是

那美女腿下那双脚,不熟悉美女的脚对我有种莫名的冲动。可是那美女总是穿着

旅游鞋,从来不露脚。因此,我对其之渴望越来越深。不过,还好,机会来了。


  一个周二的上午,我上班前刚好碰见美女了,她拿着换洗的袜子进了厕所,

然后又马上出来了,然后便和我一起出了门。我来到单位,发现竟然停电了。领

导层马上宣布今天休息。于是,我马不停蹄的赶回了家,因为这个时间,家里肯

定只有一个人,其他人都去上班去了。我放下东西,直奔美女用的卫生间。果然

,盆子里放着她经常穿的一双漂亮的棉袜,我关上了,开了灯,慢慢的蹲下来,

拿起袜子,犹豫了两三秒,然后疯狂的拿到了鼻子上闻。我的天啊,一股恶臭冲

入鼻孔,美女的脚怎么这么臭。但是,我已经近乎疯狂,没有多想。紧接着便开

始拿着它在小弟上摩擦,幻想,手淫。不出10分钟,我泄了,泄在袜子上。正

当我要用卫生纸清洁袜子的时候,门外突然传了声音,我顿时非常紧张,快速丢

下袜子,串出厕所门,但又不能回到自己房间,于是我冲进厨房旁边的卫生间,

深深的呼吸着。此时,我平静下,才发现厕所灯未关,而且令我恶心的是我才恍

悟那种臭味很像是脚气的味道。门外,一连串声响,我都没有放在心上,大概一

小时后,感觉外边没有响声,我出来了,四下望望,厕所的灯已经熄灭了。难道

那位美女回来了?我偷偷的进了美女厕所,找了找那只袜子,却怎么也找不到。

我慌了,快速走进自己的房间,发现自己房门竟然是开着的,完了,虽然,没有

被逮个正着,但是那位美女肯定知道我干的好事。


  我的心里久久不能平静,要是她把这事告诉琴,琴肯定会伤心,并且会剥夺

我一切恋足的权利。经过一番思考后,我决定去找接琴下班,讨她开心,然后在

适当的时候和其坦白。下面的事情发展还算顺利,琴见我来接她下班,还陪她逛

超市,逛商店,给她买了一双天美意的鞋子,她高兴得不得了,路上不知道叫了

我多少声老公(平时都喊我小风,风风,乖乖,贱贱),下了地铁之后,我感觉

内心非常的愧疚,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第二章 奇迹


  回到家后,我保持寸不离琴,让美女没有机会来高密。琴回家后,像往常一

样,我蹲下帮她换鞋,但是突然不小心跪到了地上,我正准备再起来的时候,感

觉膝盖上一只脚正压着我。


  「喜欢跪,就跪着吧,要不要用嘴帮我脱啊?」琴平和的说道,感觉不是在

开玩笑。


  「腿一下歪了下,不是故意的。」我慌忙回答道。我还是坚持要起来。


  「叫你跪着就跪着,趴下去,练习下怎么用嘴帮我脱鞋,换鞋!」琴严声道


  「你在开玩笑吧,别吓我。」


  「谁和你开玩笑了,今天心情好,奖励你一次,而且我很喜欢看你在我脚下

小弟勃起的样子。呵呵!趴不趴,不趴拉倒。」琴斥责道


  「那是不是以后都让我这么做啊,我怕我这次这样做了,以后又没有机会心

理会很难受的。」我装作一脸无辜的样子说道。


  「给我趴下!还真多废话。」琴将压在我膝盖的脚一把我的头踩下去,我的

嘴也顺势的贴上了她的鞋面。


  我看着那晶莹透白的脚趾,闻着那淡淡的香味。情不自禁的伸出了舌头去舔


  「谁让你舔了,快脱鞋,一会让我舔个够。」琴再次压了下我的头。


  我慢慢的将其鞋子脱下,换上拖鞋,嘴唇依然停留在琴的脚背上。琴换了只

脚,送开了我头上的脚,在没有脚压着的情况下,我还是乖乖的将另一只鞋子也

脱下来并换上了拖鞋。琴没有说任何话,慢慢地走道床边,我便爬着跟在后面,

但是嘴一直在贴着她的脚背。琴脱去了裤子,坐到了床上。


  「贱贱,你真的应该属狗,学得太像了。对了,接下来,你是跪着舔了还是

要躺着舔,还有想不想我踩你啊?」琴亲切的说


  「想,我好想被你踩。」


  「先跪着吧,一会洗了在床上踩。」琴马上收回表情,严肃的说道。


  接下来,我便殷勤跪着,舔着,心情非常的兴奋,因为琴要踩我了。突然,

外面有人敲门。琴条件反射般的收回脚,并穿上裤子,然后踢了我一下,示意我

赶快起来。我当时也没有反应过来会是谁在敲门。所以,慢慢地站起来,也没有

抢着去开门。琴打开门,美女的面庞展现在我的眼前。此时,我感觉面红耳赤,

无地自容。


  「你男朋友是个变态,他。。。。。。」美女张嘴了。

  「你说谁是变态啊,我男朋友怎么样管你鸟事啊!」琴马上发飙道。美女也

太不会说话了吧,直奔主题,换作任何人都会恼火的。


  「你怎么,怎么。。。。。。。」


  「我怎么啦,别看你长得漂亮就了不起了,凭什么说他是那样,你算什么东

西啊,搞不好自己就是一个变态。」琴故意打断她的话,然后将之前的不满全部

发泄出来了。


  「你们吵什么吵,你别管她们,那男的做了什么事情自己心里清楚。」帅哥

也参与进来说道。


  我想,这下完了。琴肯定会问什么事情的。


  「什么事情。自己清楚啊。你们干了什么事情,我也清楚。两个变态,还说

别人变态。」琴说道。


  我大惊,琴怎么这么说啊。所以,我赶快起来跑到琴身边,担心那对会对琴

不利。


  「进去,跪好!」琴厉声道。


  「我男朋友怎么样,我知道。那都是我教的,我让他跪着,他就不能站着,

他是我男朋友也是我的宠物。我就是喜欢。还有,我知道他做了什么事情,我会

惩罚他的,但是用不着你这样来数落。尤其你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用变态

来形容你们更恰当。」琴字字顿挫的说道。琴知道,此时,下面除了这对,其他

人都没有回家。


  「你不要太过分了啊?」帅哥说道,但是好像声音不是很大。


  「我不过分,是你女朋友先过分,如果换作是你,突然有个男的告诉你,你

女朋友是个变态,你会做何反应?」


  「你说什么!」美女突然发作,欲过来打琴。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我立马站起来跑了出来。耳光打在美女脸上,打

的人竟然是帅哥。


  「还觉得丢人丢得不够啊,还不快滚回去。」


  美女顿时平静下,带着泪水的眼睛看着琴,很是冤枉的眼神,但竟然不是怨

恨。我惊呆了。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我们也不知道你男朋友这样你知道,其实我们只

是想告诉你这事。」


  帅哥很有风度的赔礼道歉道。


  「算了,没事。我会好好修理他的,谢谢了。」琴回答道,然后,斜眼看看

了我。


  门关上了,琴没有说话,坐在床上。我乖乖的爬了过去,一五一十的交代了


  「啪」一记耳光打在我的脸上,虽然不重,但是比以前打我的都要重。我没

有说话,但是我心理充满了好奇。


  「贱,你拿我的做,我都那么反对,你还拿别人的做,而且还是一个。。。

。。。,真是臭味相投!。」


  「你,滚到厕所去,别让我看见!」琴指着厕所说道。


  我慢慢地爬进厕所,像往常一样跪在马桶旁边。。。。。。。


  大概半个小时候,琴像往常一样进来上厕所,不是黄金也不是圣水,只是坐

在马桶上夹着我的脑袋在大腿侧,边假装上厕所,边对我进行训话,用她的话说

:这样可以让我感到强烈的羞辱感,从而可以让我感到继续下去后果之可怕。以

前,琴这样,我多半会被说服,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琴总会苦口婆心告诉我

,以后还要结婚、生孩子、赚钱、养家、教育下一代之类的话题,让我总是觉得

顿时又变回到了一个正常人。但是,这次,经历和上次不一样,而且结果也不一

样。



  第三章 训夫


  琴走进厕所,旁若无人般地脱掉裙子,坐在了马桶上。我则像往常一样乖乖

地转过身子,正对着马桶,将头埋在琴的胯下。琴按着我的头,并没有开始训话

,只听见「嘘嘘」的声音和闻到淡淡的骚味。


  「没有想到,琴真的上厕所了。」我想道。


  「香不香啊,我足足了两杯水,有很多的。你慢慢享受吧。」琴踢着我已经

勃起的小弟,气愤的说道。而我则忘我的使劲往下面钻,可是怎么钻都没有用,

已经被琴的大腿夹死了,真搞不懂她哪来那么大的劲。


  「怎么,闻还不够吗?你还要尝尝?你好像完全忘了,你为什么到这里来的

吧。还在这里得寸进尺。」琴淡淡地说道。


  这下,我真的醒了,我虽然再痴醉于这个快感,但是对琴的爱可以立马将我

唤醒。我没有动,一动也不动的呆在下面,直至最后一滴圣水滴下。琴将我的头

从胯下托起来,歪着嘴浅笑地说:


  「你还有四次机会,我知道你现在已经完全陷到这个被虐的快感里面去了。

以前,你告诉我,你只恋足,现在估计让你吃我拉的屎你都会去做。」琴顿了顿


  「你不用说话解释,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如果下次,你再对别的女人那么

下贱,或者对我超乎恋足类的犯贱的话,就算用掉了一次机会。四次机会用完了

后,后果你知道的。」琴打断我刚要说的欲望,继续说道。


  「对了,时间是一年。一年后,合格了,我就和你结婚。不然,即使恋爱七

年,我也不放在心上。」琴补充道。起身,胯部故意般的蹭了下我的脸,然后穿

起裙子,站在旁边将马桶冲水。突然,琴踢了我一脚,将我推到了洗澡池里,然

后拿起喷头就开始对着我冲水,连衣服一起全部打湿了。


  「快点把你那脏东西洗掉,想起来我就觉得恶心!」琴敞开嗓门呵斥道。


  此时,我还想着琴刚说过的话。心理真的很低落,感觉有很强烈的自卑感,

同时,又担心琴是不是真的变心了。因为四次机会对我来说,真的很难做到,因

为在之前短短的三个月内,我就向琴请求过三次圣水,当然是在琴很开心的时候

,半开玩笑说的。


  琴见我没有应声,又用脚踹了我几下,但是我依然没有应声。任凭其怎么弄

,我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喂,你傻了!受打击了是吧,你看你现在的样子,活像个可怜的落汤小狗

。不要这样嘛,抬起头让姐姐看看,姐姐会好好爱你哦。」琴开始用其本质的俏

皮话来逗我。


  「七年咯,就四次机会,小狗你可要听好了。不然,姐姐就要无情的抛弃你

的哈。」琴补充道。


  「七年?不对啊,我们现在在一起才五年,再过一年也才六年嘛。」我心理

盘算到。一般琴说错话的时候,都是很不理智的时候,以前她曾立状过,她在不

理智的情况下说的话,不算!所以,她估计已经明白刚才说的话有些不理智,而

且自己也发现说错话了。所以现在又将错话再重复一次来提醒我。于是,我慢慢

抬起头,用脸在琴脚上蹭着。装出一脸无辜的样子。


  「哎呀,终于好啦。把衣服脱了,姐姐帮你洗澡。」


  我迅速将自己扒光,琴也脱了衣服。骑在了我的脖子上,对自己冲着水。她

主动这么做肯定是对我示好,于是我也用力支撑着脖子,并慢慢的转动,蹭着她

。她则用脚使劲的踩着我的弟弟,不停的揉搓着。接着,我们完成了一次足交,

我射了。内心却充满着对琴的感激和爱,于是转过头,慢慢的服侍着琴,也让其

达到了快感。



  第四章 告白


  预告:琴和我冷静后,慢慢告诉我,下面那对夫妻的龌龊事情。美女帅哥其

实也有非常下贱的一面,琴早就知道,只是不想与她们有任何瓜葛,不想再重复

一年前那段不好的回忆。而且,这件事情,楼下一位90后的小姑娘也知道,而

且还和美女帅哥持续交易了近一个月。


  晚上,我和琴都躺在床上,因为时间还早,我便将我白天的疑问全部吐露出

来,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琴会那么刻薄的对待那对帅哥美女,是因为嫉妒还是因

为要先声夺人才不至于丢脸,但是从那位帅哥最后给了美女一耳光来看,事情并

非这么简单。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而没有告诉我?」我轻声的闻琴。


  「肯定不能告诉你,也算我们倒霉,这种事总被我们撞上了。」琴无奈的说


  「什么事,难道去年的事又要重演了。」我惊奇的问道,心里其实也已经猜

到了。其实,说句实话,像这样可爱又霸道,而且皮肤白皙,脚又水嫩的女孩,

几乎是所有恋足者所追求的,而且现在恋足者是越来越多,难免会撞上,并且被

琴给吸引。


  「你还说,不准再提那段事,不然我休了你。」琴嘟着嘴说道。


  「不过,不说可以,不想就很难了。你估计也是吧。」


  「。。。。。。。」琴没有说话。我其实知道琴心里一直对那很有阴影,不

是因为她不喜欢那样(被别人供得很高,然后很尊重的样子,但是黄金、圣水之

类的,她是绝对反对的。)而是她总觉得自己喜欢虐待别是一种变态心理,所以

总担心自己继续变态下去,无法过上正常的生活。


  「我还是告诉你吧,反正明天你再继续找房子,我们要搬了。刚刚好三个月

。(按季度付房租的)」琴带着咨询的语气说。


  「恩,好。我也不想你不开心。」我安慰的说道。说实话,我真很怕琴不开

心,让人看着很是可怜。


  「事情要从那位小四川说起。(楼下三个90后女孩中的一位,因为活泼,

和我们关系比较好,所以我们经常喊她小思创。)」


  以下是琴的口述,我在此以转述下:


  大概一个月前,(美女帅哥搬进来两周后。)琴因为工作原因,很早就回到

了家里,所以,你买了菜,准备做一顿大餐给我一个惊喜。但是,正当在厨房专

心切菜的时候,厨房旁边的门开了,小四川突然从门里面走出来把琴吓了一跳,

她根本没想到现在还有人在家里面,小四川也吓了跳。琴笑着说:


  「怎么这么早就回家了,没想到比我还早,不过厨房我可要先用了哦。」


  「没关系」小四川嗤嗤舌头答道就钻进了卧室。琴当时觉得奇怪,要是碰着

以前,小四川肯定会问做什么大餐啊,姐姐前姐姐后的叫着的,今天却表现得如

此简洁。但是琴也没有多想,继续专心切菜(以前有切菜不专心切到手的经历,

所以每次切菜时,她都特别专心,就连说话也要放下刀再说话。)


  大概到了五点钟了,琴想起来应该给我打个电话,不然我要是需要加班,那

不白费心思的吗?于是,放下手头事,回到楼上拿手机给我打了个电话,告诉我

下班就回家。当她下来时,她差点和帅哥美女撞了满怀,因为琴平时都对他们印

象不怎么好,她惊了一下后,便绕开走了。但是美女帅哥两个明明从厨房旁边的

厕所出来的,而且两个人都低着头捂住嘴走,很冲忙的样子。好像还带着一阵尿

骚味,琴对味道一向很灵敏,以为味道从厨房旁边的厕所传出来。于是,便上前

去带上厕所,却不经意间发现厕所地上还有一些黄色的水,可以肯定的就是尿,

摊开得很大,琴怎么也想不通再怎么苗不准也不会洒也这么多啊。不过,琴也没

有多想,因为讨厌美女帅哥,所以小声骂了句「神经病」就继续做饭了。


  大概过了一会,美女帅哥房间门开了,两人还是行事匆匆的开了大门,出去

了。没多久,小四川出来了,恢复了以前的活跃,拿着菜在琴旁边摘着。


  「刚才你怎么了,那么随便的应了姐姐的话,是不是对姐姐有所不满啊。」

琴随口问道。


  「哪有啊,我刚上了厕所,蹲太久,太热脑袋蒙了。」小四川笑着答道。


  「哦,难怪啊。难怪尿得满地都是,我刚关门时看到了。」琴故意挑逗道。


  「是吗?该死!」


  「谁该死?」


  「没什么」


  「你没什么,我倒有什么,这里是厨房啊,别混了我美味的味道。快去,弄

干净!」琴半开玩笑的说道。


  「不去,又不是我弄的。」小四川憋着嘴说。


  「不是你弄的还是有谁弄的?你不是说刚上了厕所吗?」琴追问道。


  「我很早就上了好不好,肯定是我隔壁那对弄的?」小四川狡辩道。


  「那对?别人自己对门就有厕所,为什么要在这里上啊。而且还是一起上哦

。哈哈哈!」琴笑侃道。


  「我哪知道原因,那对神经病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小四川嘟囔道。


  琴一听骂她们神经病,顿时觉得小四川真是知音啊,都讨厌那对。于是,便

没有追问下去,专心的做菜。


  小四川也没有说什么,进了旁边厕所,在里面呆了会就出来了。表情很不好

看,拉着琴的手说:「我告诉你啊,姐姐。我隔壁那对都是变态。超级变态!」


  「别和开玩笑。」琴笑着说,但是心里开始有点担忧。


  「不是和你开玩笑,我觉得我也快被他们搞变态了。」小四川表情严肃的说

,装出一副要哭的样子。


  「别哭,别哭。什么事告诉姐姐哈,姐姐教你怎么解决。」


  「那对狗男女是变态,他们刚才喝了我的尿,还给了我两百块钱,每周一次

。」


  「是他们要求的,不是我强迫的。」小四川看着琴惊讶的表情补充道。


  「那你怎么会和他们扯上关系啊。」琴问道。


  「那我就长话短说,他们来的时候不是天天吵架吗?这个你也知道的。你知

道吵什么吗?他们吵的是男的责怪女的脚太丑,而且还得了脚气,说什么不是个

女的。女的骂男的是个变态,喜欢被虐,而男也骂女的也是变态也喜欢被虐。天

天听得我烦死了。」


  「后来有一天,我把脏衣服放进了洗衣机洗,结果忘了按开始就出门了。结

果回来后,发现少了一条内裤。于是,我很快的就想到是他们弄的,就迅速到他

们厕所里去找,果然找到了。我拿着内裤回到屋里,故意放声的说起这事。以为

可以吓吓他们,让他们以后别再做了。不过后来又发现我丢在厕所的那个(脏了

内裤和卫生巾)也不见了。于是,我便开始和我的姐妹合计。我的两位室友,都

是晚上在酒吧里上班的。。。。。。」


  「她们在酒吧上班?」琴打断问道。


  「没你想的那样,就是服务生。薪水高嘛,我们又没有文化,晚上工作薪水

高些嘛。我以前也是的,不过最近刚辞职了。」小四川直接的说。


  「她们建议我不要声张,找机会告诉他们如果还要的话,拿钱买。不要偷。

因为我家里缺钱,我把以前的积蓄全部给家里了,现在没有工作,手头又紧。所

以我就答应。」


  「没有想到,我们的合计都那对知道了。后来,那男的直接找我聊天,说自

己是本地人,家里有钱,自己搬出来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被虐心理。他要求我每

周给他一条脏内裤或者脏袜子,每条一百,每周给他们喝一次尿,每次两百。」


  「那不是赚大了,好事一件哦。」琴打趣的说道。


  「哎呀,我现在不想这样了嘛,你别笑我了。」小四川撒娇道。她把我们都

看得很亲切,尤其对琴,简直就当亲姐姐看了。


  「好,那我就告诉你,最好别继续下去了,先赶紧找一份工作,上海这边很

好找工作,只要你肯努力,别怕吃苦。你这么会说可以到商场里买衣服啊,肯定

干得不错。待工作找到了后,就和那男的解除这种关系。这样就可以了。」琴认

真的说道,小四川也听得很认真。


  「恩,姐姐说得对,我喜欢买衣服,喜欢说话。我之前怎么没有想到了。好

,就这么定了。姐姐,我帮你做饭。」小四川高兴的说。


  后来,我回来了,结束了炒菜的工作,端着菜到小四川的大房间里一起吃了

。那天,我还纳闷了,怎么琴和小四川关系好得这么厉害。而且还说着一些我听

不懂的话。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你知道了吧。明天就去找房子,下班早点,知道吗

?我现在是一天都不想多呆了。琴命令道。


  「遵命!!」



  第五章 事与愿违


  第二天,我和琴一起回到家,准备放下包就出去找房子的。结果,回来的一

幕把我们给惊呆了。


  回来后,我们发现美女帅哥都跪在地上,客厅餐桌上都放满的菜。两人一左

一右的跪着,女的垂着头,男的则一直直立着。


  「请你收我们做奴隶吧。我们愿意天天伺候你们。」帅哥开口说,声音很小

,但是非常刺耳。我觉得全身都不习惯(因为我曾很多次梦想着说这样的话的。


  「你先上去。」琴对我说道。于是,我便赶忙上楼去了。


  「我没有听错吧,你们别吓我。」琴笑着说道。


  「我们说的是真的,以后你们的房租我们可以帮你们付掉,而且吃穿我们全

包。」帅哥放大了点声音说道。


  「我还正常,你们别影响我,我准备换房子了。你死心吧。」琴冷漠的说道


  「求你了,真的求你了。我愿意立下字据,愿一辈子都伺候你。」男的向前

爬了几步说道。几乎都快靠近琴了。琴没有后退,或许因为她已经经过的缘故。


  「不可能,你别再求了。快起来吧。」


  「你不答应我们就不起来。」


  「管你们起不起来,我上楼去了。等其他人回来,我倒要看看,你们起来不

?」琴轻蔑的说道,便开始右拐上楼。谁知道,腿被一把抱住了,而且是美女抱

的。并且,帅哥也跟了上来,抱住琴的后脚跟,脑袋低得已经接近了地面。


  「放手,不然我打电话叫警察了。」琴严词道。


  「你要不答应,我便把你男朋友的事情告诉所有人,我在上海有很多朋友,

而且还有很多圈内朋友,相信肯定能查出他的单位,然后把事情搞大。」没想到

,帅哥开始威胁道。


  琴回过头,差异的看着帅哥。顿时火冒三丈,但是又没法踹他们,所以只能

恶狠狠的看着他。


  「请相信我,我这不是威胁,我们真的很需要你。我家在上海有钱有势,我

可以算得上富二代,我要想在上海闹翻一件事情还是很容易的。」帅哥接着说道


  「你还要不要脸啊,我再这样,我们就离开上海。看你还能怎么办。」


  「我知道你们是武汉的,我也一样可以找到你们。求你了,我真的不想这样

,现在社会上有很多这样的人,你真的很像一个女王,错,你就可以做一个女王

,上海有很多,每月收入不知道有多少。相信你男朋友也知道。」


  「那么多女王你去找她们啊,我没那种潜质。别来烦我了。」


  「那些我一个也不喜欢,功利性太强,我已经厌倦了,我这位女朋友本来也

是想找来做我专门的女王的,结果她和我是一样的,不过还好遇见了你。」帅哥

瞟了下美女继续说道,没有心理障碍,说起来越来越轻松了。美女一直抱着琴的

腿,低着头,没有说一句话。


  「让我想想,好不好?你们先松手。」琴妥协地说。


  「好的,求你了。」


  琴挣脱了他们的手,迅速上了楼,发现我一直站在门外听着。一过来便是一

耳光,很重。看来她真的很生气,脑子里很乱。


  进了屋后,我一直都不敢说话,说实在的心里真有点害怕。琴也一直坐在电

视机前,一声不吭。大概了过了一刻钟。


  「过来!」琴命令道。「啪」又是一耳光。不过这次不怎么重。


  「你觉得我喜欢虐待人吗?」琴问道,问得很出奇。


  「不是你喜欢,你是被逼的。」


  「那我虐待你可不是被逼的,虐待以前那对也不是被逼的。」


  「开始那对你是因为好奇,所以。。。。。虐待我是因为你爱我。」我吞吞

吐吐的说道。


  「说实在的,要不是因为你是我老公,我可能早就虐待死你了。正因为你是

我老公,我觉得心疼,所以不敢太重。」琴认真的说道。


  「不会吧,你真的有施虐的爱好。」我惊奇的问。


  「不知道,但是我补认同我有施虐的爱好。但是每次虐待别人的时候,别人

怕我的时候,我又觉得又何尝不可。」


  「我确实有点喜欢高高在上,因为这样我比较安全,但是,我不喜欢打人,

不喜欢欺负人,我喜欢别人对我好,做好朋友,然后又很宠着我。而不是要求我

去打他来满足他的欲望。」


  「这可能因为你从小到大家庭环境吧,你爸妈一直都把你当做个宝。可以说

你基本上没有受到过一次伤害。」我解释道


  「恩,我在家里一直都很听话,不仅是爸妈、亲戚都很宠我,连隔壁邻居都

很喜欢我」


  「但是,我只喜欢别人对我好,可以说是友善吧,不喜欢别人有目的性的对

我好。」


  「那现在怎么办,要不你直接对他们说,做朋友吧,或许也能发现他们的好

,告诉他们你的真实想法。」我感觉找到了方向。


  「好吧,我试试。」琴说完便开门走下楼去,我也跟着下去。琴敲了他们的

房门。门开了,帅哥连忙请琴进去,我也跟着进去了。房间里,很宽敞,里面都

添了好多家具,整个房子都很整齐,有序。很有家的感觉。琴比较爱干净,看到

这点,我估计她会心情舒服些。


  「这是你们整理的?还比较有心思嘛,不错。」琴问道


  「恩,我整理的,我比较爱干净。你要是喜欢的话,我们可以换个两室一厅

的房子,住在一起。这样你的房子也可以宽大点。」帅哥老实的回答。


  「这么爱干净,还喜欢做奴隶,做奴隶会很脏的。」琴问道


  「上帝在我身上犯了个错误。」帅哥引用电影里的一句话说。


  「这样吧,我不想做你们的主人,我们做好朋友怎么样,只要你人品不是很

差的话,我相信我们应该可以做好朋友。」琴很爽快地说


  「这个,好当然很好,不过,我怕我一旦贱起来,怕你接收不了。而且我现

在基本上见着你我就开始犯贱。」帅哥微笑着说道,真的很帅。


  「呵呵,是吗?我有那么大的魅力吗?你是做什么的?怎么很少见你上班啊

?」琴也轻松的说。


  「我是学平面设计的,也就是画画的,不过用的是电脑画的。我不喜欢上班

,现在是个自由职业者,每天画一些东西,交给广告公司或者其他媒体公司换钱

。」帅哥边说着,边打开电脑,展示他的作品。


  「这些都是我做的,还可以吧。」


  「我不懂,不过看上去还可以。我们做朋友吧,如果觉得你人还可以的话,

我可以适当的给你们些满足,不过只限于恋足、踩踏之类。更重的我接受不了,

而且对你们身体也不好,希望以后你们也只是恋足这种程度。」琴看了看电脑,

确实很好看,点点头,继续说正题。


  「恩,其实我真的只是恋足,只是时间长了,才有那么想法。我也很懊恼那

些重口味的,但是有时候情不自禁,或许是因为恋足上没有得到满足而幻想太多

了,所以造成的吧。」


  「你倒是研究得很多啊。」琴笑着说道


  「我恋足有十年了。研究过很多。曾经想戒,戒了很多次都不行。」帅哥也

轻松了许多。


  「行,那最后一点要求,不能喜欢上我。即使喜欢上了也没有任何结果。因

为我已经有老公了,而且你更不能和我老公争锋,他没这么好的条件,不能打击

他的上进心。」琴补充道,让站在旁边的我简直无地自容。


  「我不怕打击,用不找你帮我。」我说道


  「这个,你放心。我们一定做到。他和我应该算是同好,我相信我们应该也

会成为好朋友的。哦,对了。我叫李铮,我女朋友叫刘丽,我们是大学同学,她

家来自东北,小时候家庭条件差,现在她爸爸赚了大钱,现在在北京开公司也很

有钱。不过,她特别有小姐脾气,而且心眼很小,不傲,但是特容易生气。」帅

哥笑着介绍道。


  「您好,我叫刘丽,在您面前,我不会发脾气的。」美女简单介绍了下自己


  「不要您呀您的叫了,我不习惯。」琴很爽气的说道。


  此时,大家都很其乐融融,琴也心情很好。接着,我们在他们房间一起吃过

饭。期间,铮和丽一直都盯着琴的脚看,显得有点不自在。


  「你们不会是想要爬在我脚下吃吧?今天第一次,我们就不闹了。待会吃完

了,我让你们给我按摩脚,好不好?」琴发觉了,笑着说道。


  「好,你真的很好。」铮说道。丽也笑了笑,很含蓄。


  「丽,你笑起来真漂亮。」琴夸道。


  「你们俩真的很般配,以后别吵了。帅哥美女多少人羡慕啊。」琴继续说道


  「没有你漂亮,我以后不吵闹了。」丽羞答答地回答道。


  我在一旁显得特别尴尬,不过铮也察觉到了,主动和搭腔聊起了工作。感觉

也不错。


  大概一小时后,终于吃完了。我和铮还喝了一瓶啤酒,琴也抢着喝了点。碗

筷是大家一起收拾的,丽和琴在外面洗。我则和铮继续聊天。她们回来后,琴一

屁股坐在沙发上,把我挤到了旁边,琴伸出双腿,铮和丽见势赶紧跪了过来,抗

住了琴的腿。


  「拖鞋吧,用嘴哦。顺便把我的鞋面舔干净,鞋底就不用了哈。」琴亲切的

说。


  「好的,主人。」铮回答道。


  「不用喊主人。。。。。。」


  「不喊主人是得不到快感的。」我连忙打断补充道。


  「风说得对,我们单处的时候就这样称呼吧。」


  「恩」铮认同道,丽也很快的点了头。


  「好吧,那我是不是也要改变你们的称呼啊,想想哈。有了,铮你叫帅狗,

丽你叫美奴。怎么样?」琴挑着眼皮笑着说道。


  「好好好!」他们齐声答应。剩下我不知所措。


  「要不这样,以后我还是回避比较好,心理上有很大的挑战啊。我上楼去了

。」我无奈的说道。


  「你嘛,恩,上去也好。虽然也恋足,但是是我老公,所以还是回去单独教

训你。」琴说道


  「你们觉得了?」琴问道。


  「主人,你真体贴。我一定会好好努力伺候你的。风,你放心,我们不会对

琴无礼的。」铮说道


  「恩」


  「还对我无礼,想都不能想。快舔我的脚,边舔边按摩啊,弄得不好,我就

要把你的嘴当鞋子穿了哈。」琴调皮的说道,然后就用以前怎么调教我的话语调

教他们。


  就这样,事情进展得很顺利,那夜,琴很兴奋,回来后都在给我讲过程。



  第六章


  就这样,琴和他们关系保持了近一周了。每天,琴都会变着法的欺负他们,

而且更加无情。以前还给袜子他们闻了,后来连鞋底都不让他们舔,只让他们舔

琴踩过的地板,并且踩他们的时候,琴总是穿着靴子,脏靴子,雨水里踩过的靴

子。然而,他们不但没有放弃,反而更加激动。脸被踩出血了,都还用脸把地板

擦干净。不过,我发现一个很不好的现象。每次琴上完厕所出来,他们便马上钻

进厕所很久才出来。这种现象都已经持续了四天了。我曾向琴提起过,她还骂我

思想下流。不过后来,琴也注意了点,尽量不在家上厕所。但是,也不可能一次

都不在家里上。


  又到了周末,早上已经10点了,我和琴还在床上睡懒觉。突然,琴起来了


  「干嘛去啊?」


  「上厕所。」


  「哦。快去吧,还早着了,回来接着睡哈!呵呵!」我模模糊糊地说道,然

后又接着睡了。大概过了十分钟,琴还没有出来。我觉得很奇怪。于是我起来敲

厕所门。琴开门将我放进去。


  「停水了,并且周围没有任何储存水。现在怎么办?你说会不会是他们搞得

鬼啊。我上之前就发现有点奇怪。马桶里有个塑料袋,而且马桶里一点积水没有

。」琴小声地说。


  「我检查过了所有的水阀,都是好的。而且洗脸池子里也是干的,说明昨晚

就已经停水了。应该不是人为停水的。」我仔细检查了一遍分析道。


  「那塑料袋怎么解释?」


  「那啊,昨晚我上厕所时就看见了。」我探头往马桶里看了眼。所有的大便

几乎都压在塑料袋上,大便质色很正常,老婆的肠胃看来还不错。


  「我去外面打水,你在家呆着。」


  「你去干嘛,叫他们去。」琴边说边敲着他们的房门。里面很久没有动静,

琴还是不放弃用脚踹了几脚,但还是没有动静。「难道他们出去了吗?哦,该不

会去买中午的菜了吧。他*的,早起来后肯定知道停水了,竟然不告诉我们,也

不去提水。看我待会怎么收拾他们。」琴自言自语道。


  「我去提水了啊!」


  「我也要去,我不喜欢一个人在家。」


  「恩,好。马上去穿衣服。」


  我们一人提着一个桶,到社区花园里去提水。结果真如我所料,花园里有很

多人都在接水。听别人说,好像是地下水管总闸坏了,现在正在维修了。排了半

个多小时,我们终于接满水了。我右手提一桶,左手和琴一起提一桶。到家后,

我准备去冲厕所,但是厕所里的大便不见了,塑料袋也不见了。琴知道了,顿时

怒了,正准备敲对门门,没有想到,门先开了。平和风跪在门口问:「主人,有

什么事吗?」


  「什么事?马桶的东西哪里去了?」


  风和平没有说话。但我马上闻到了一股臭味从他们房间里飘出来。我拍拍琴

的肩,往他们房里指了指。琴马上一人一脚将他们踹开,冲进房里,果然看到了

那个塑料袋。但是,黄色的东西不见了,只留下一点痕迹在上面。


  「这个怎么解释?你们两个变态!」琴骂道。


  「主人的黄金太好闻了,奴才们想了三四天了!求主人让奴才们做您的厕所

吧,奴才们愿意天天喝您的圣水、吃您的黄金。求主人同意,求主人呢?」风微

抬起头,苦苦哀求道。嘴巴上大便都还没有擦干净,看着真恶心。


  琴被震住了,一句话都没有说。躲着他们跑出了房间,跑到外面去了。我便

马上追了出去。


  「老公,你快回去把东西搬出来,我不想再回去了。我们马上搬房子吧。先

把东西放在你同事那,我们今晚到外面住吧。」琴背对着我说。我知道她现在表

情肯定很难看,估计是被吓着,像见着真的鬼一样。我从后面按住她那还在颤抖

的肩膀。


  「恩,好的!」我回答道。接着,我便打电话叫了搬运公司,将房子里的东

西都搬了。(东西比较多,床都是自己买的。不想被同事知道今天这事,所以找

了搬运公司。)


  以后几天里,我们一直都住在酒店里。在我百般哄骗下,琴终于恢复了。但

是,我一直都没有告诉她,在公司里风总在找我打听她的住处的事。我也被逼得

受不了,也想到了辞职。(私企也很无聊,我也物色了个企业,在另一个城市。

)于是,到了晚上,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琴,琴说要考虑考虑,因为她还不想去

离家比较远的地方。


  第二天,琴回得比以前晚,我有点担心。给她打电话,手机关机了。于是,

我决定去单位找她。但是刚出门不久,我就看见她了,走得很匆忙,还时不时往

后看。我马上跑过去把她搂回房间。原来,平今天跑到琴单位去了,在琴下班那

会,平当场哀求琴原谅她(虽然没有跪着)。琴想躲她,但是她就死死跟着琴。

琴一气之下用手机狠狠地砸向平的脸上,手机掉在地上,电池摔出来了。后来,

琴拦了个的士,才逃脱的。


  「我们换工作、换地方吧。」琴哀求着我说。


  「好,马上换。我明天去辞职。明天你就在家里休息一天,写好辞职信。后

天我陪你去单位。」我安慰道。琴点点头,倒在我怀里。我真很心疼,真的没有

想到会发展到这样的地步。


  那晚,我真的很难入睡,琴没有做声,睡着了。突然,她抬起头来。


  「我觉得好不甘心,好像和他们对来对去,我们还是输了。还是被他们打败

了,真的很不爽!」琴拍着我的肩膀说道。看来,她也没有睡觉,一直在想这个

问题。


  「那你想怎么做?」我无奈地说。


  「你放心,我仔细想过了,他们是怕我的,我为什么怕他们了。即使他们是

可怕的怪物,但也是我的奴隶怪物,不敢伤害我的怪物。」


  「你还想搬回去啊?你疯了吗?」


  「你才疯了!我现在克服恐惧了。但是我还是不服,我要以牙还牙,他们怎

么吓我,我就怎么还给他们。」


  「那你还辞职吗?辞什么啊!该走的是他们,我有办法对付他们。」琴怪怪

地笑道。说完,琴起床了。打开我的笔记本电脑上网。


  「他们这些举动肯定是网上学的。我要上网下一些这些东西。克服心理作用

,然后去打败他们。」


  「不会吧,你真的打算这么做?」


  「恩,废话!」


  「找到了!厕奴片!我要下载下来看,你陪我一起看。然后你给风打电话约

明天早上在家里等我们。」


  我听了吓了一跳。但是我知道,她决定的事是肯定改变不了的!于是,我便

照做了。大概过了一个小时,片子下好了。我们一起看了,我要求快进,她偏不

同意。真是个女强人!到最后,终于看完了。琴满意的告诉我,明天有好戏哦!

接着我们便睡觉了!看来,琴真的克服了恐惧。


  第二天,我们都没有去上班。按照原定计划,我们来到了合租的房子。风和

平真的跪在门口候着。琴一进门就一人给他们一脚。


  「你是不是很想吃我的排泄物啊?好,我今天就满足你。但是我要你们先手

淫三次,然后边吃边手淫。」


  「谢谢主人,谢谢主人!」风和平都感激地不停磕头。


  接着,他们开始手淫,开始很快,两个人都泄了。然后,琴命令他们继续手

淫,并说着很多讥讽的话。(然而就是不给他们舔脚、舔鞋的机会。)过了半小

时,他们都已经泄了两次。到了第三次,他们就有点有心无力,而且从风和平的

眼光中看出,两个人都恢复了些理智。


  「怎么呢?是不是不行了?快点,还有一次就可以吃到我的排泄物了。」琴

接着讥讽道。


  本来明亮的眼睛又开始变得模糊了。风和平又接着手,这次足足手了半个小

时才出来。两个人都摊在地上。琴这次变走进厕所,大概五分钟就出来了。


  「我的排泄物就在盆子里,你们快去把它端出来吃。记住,边吃边手淫啊!


  风和平马上爬进厕所端出了

4
版权声明: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站《原创》内容,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本站文章内容,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修改或者删除处理。

热门视频

最新推荐

精彩回顾

在线
客服

官方客服

如遇课程或支付问题,请联系客服为您解决

工作时间:9:00-18:00,节假日休息

顶部
登录注册

立即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