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好交流 / 正文

奴足鞋臭袜交腿H小说

管理员 3 收藏
同好文章


  去年我大学毕业了,因学校不包分配,只好自己走向社会推荐自己。我的父

母都是小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没有社会关系,他们只是干着的急,帮不上什么

。尽管大学的四年使我有了一定自力能力,可在小知识家庭成长的我,自力的能

力还是欠缺。可现在没有工作可找,看着同学们已各奔前程,我的心在着急。我

的好友凡要到特区去投奔他的表姐,我的心也动了。凡说,良跟我去吧,闯一闯

也兴走出一片天地来。行吧,我们一起去。凡的表姐只是在一公司当部门经理只

能安排凡,我只好自找工作。为不打搅他们我用爸妈给留的钱租一十分简陋的民

房住。一晃半个月过去,工作还是没着落,心里特是着急。为节省开支,我自已

开了火灶。


  这民房周围都是高楼房,还有一富人区。听说我租的民房被一公司征用,不

知为何征用地款没给房主,房主就不搬而用空房搞出租了。民房的前面有一菜市

场,附近高楼、富人区的人都在这买菜。当然买菜的人多是阿婆、保姆、仆人和

我这等号的人。这一天上午我又来买菜,我只买1斤豆芽就回去,走到一巷道,

见前面一右手打伞左手领一大包的女人在走。这几天因下雨,巷子里有些泥水,

可这个女人却穿着一双白色高鞋引起我的注意。这是什么天还穿白色鞋,还是细

高跟的,肯定不是那家的保姆或仆人,因她穿的裙子是淡紫色的,腰上还索着飘

带。她走路的姿势象是走台步,一步一步。我的双眼紧紧盯着她的脚步,看着她

的高跟鞋一抬一落,稍没注意看路我走进一滩水中。我伸手轻打自已一耳光自言

自语说,在想什么呢,工作还没着落怎么就盯着女人高跟鞋了。刚想回过神了,

就听见前面的女人唉哟的叫一声,就倒在地上。我什么都没想就跑到她的前面问

,小姐怎么的拉?女人没回话。我看到她的高跟鞋跟插在水泥路的缝隙里了。女

人哼哼着,脸有些红,她不好意思了,这时我才注意,这是漂亮的年青女人。我

弯腰蹲下把白色高跟鞋拔出,不过鞋跟断了,我拿给她说,不能穿了。女人说谢

谢。她想起身,又坐下,她的脚歪了。我忙说,我扶你吧。她没拒绝。我扶起她

,又拿起她的东西说,我送你吧。好,那就谢谢了,我就住在前面。她指的是富

人区。来到她的住地让我目登口呆,没想到这女人住的这么豪华,这只是我在电

视剧看过,现实中没有,今天见了,真是天堂。


  女人坐在沙发说谢谢,并让我坐下。我紧挺身子坐下。女人问,你在那工作

?我说刚大学毕业,来这里找工作还没找到,现在吃饭都困难了。是吗,又问我

家里情况。我说父母是中学教师就我这一个孩子。女人问,特区有亲人吗?我说

没有,是和我同学来的。女人问多大了。刚20。


  我比你大几岁,就叫我兰姐姐,你找不到工作暂时帮我做做家务可以不,我

给你工钱,等你找到工作再离开,好不好?这,可我不会干活呀。擦地总会吧。

会。好,你晚上就可搬过来。


  女人叫兰,象是二十五六岁,有一男朋友是香港人,我想兰姐可能是香港人

包的二奶。因听说富人区有不少这样的女人。兰住的这套上下两层复式楼和室内

的装修及家俱就可知这是兰姐式她男朋友是有钱人,不过我没敢问。晚上我来后

,从卫生间到客厅都擦了,只是卧室没擦。

  兰坐在厅沙发上看着画报,时而微笑看着我干活。这一晚平静的过去。


  兰姐第二天就出去会朋友去,我进了她卧室擦地板。兰的卧室好大,好温馨

,有一股淡蓝的香水味,宽大的双人床摆在中间。长这么大我还没进入女人的房

,心情有说不出的异样。这时看到床下摆放一双红色高跟拖鞋,拖鞋上还放着兰

姐脱下的肉丝袜,不知为什么我跪下了,拿起肉丝袜放在嘴上亲吻,又拿起高跟

拖鞋舔起来。这是怎么了,兰姐是漂亮,也轮不到我这样。我赶紧放下高跟鞋、

袜,擦干净地板我出卧室,可我的心还在跳。兰姐回来,我的脸有些徽红。她回

到卧室好一会才下来说,良陪我出去买些东西。


  是。


  兰姐开着车去一大超市服装部她没什没买到是给我买了西服和皮鞋,从全身

给我包了装。我不好意思,更为在卧室的行为感到惭愧。我又偷看兰姐,真是十

足美人,只要是男人看到她会有想法、就会激动。又为我在卧室的行为感到高兴

,现在就是真舔她的脚我也愿意。


  回住地,兰姐去洗浴。只听兰姐说良给我送来拖鞋。我忙取一红拖鞋放在浴

室门口。兰姐确说找白色的。我又找一双白色的拖鞋。兰姐穿着紫色睡衣,脚穿

白色高跟拖鞋,肩披长发真是美极了,看的我两眼发直。


  兰姐坐在我的旁也说,小鬼看什么?


  兰姐你真美。


  是吗?美到什么程度。


  我无法说,只能说西施比你还逊色。


  小鬼,你可真会说话,姐这么美,也没有让你干这事呀?


  她打开了录放机放起我在卧室跪舔她鞋袜录像。原来在卧室内有小摄像机把

我的行为录下了,我想起,兰姐那天为什么那晚才下楼,她是在看当天摄下的录

象。


  我起身跪在兰姐面前说,兰姐,我没有别的意思,当时我控制不住了,您原

凉我。


  兰姐微笑着抬起脚支起我的下巴说,喜欢姐姐?


  是,喜欢。


  可为姐姐服务?


  愿意。那可要听姐姐的话呀?


  听听。


  那起来吧,坐过来。


  我爬起来坐在兰姐旁,兰姐搂着我伸出舌头放在我的嘴里,我激动的舔舐她

的香舌,咽下她的口液。兰姐说抱我上床。我抱起她轻轻的放在床上又想亲她。


  兰姐用穿脱鞋的脚挡着我的脸说,给我脱鞋。


  我跪在床上用手去脱,兰姐却说,用嘴脱,你即然喜欢姐姐,今后就用嘴为

姐脱鞋和衣袜。


  是,今后我跪着为姐脱鞋衣袜。


  兰姐说好呀,那快点吧。


  我跪着用嘴为兰姐脱去高跟拖鞋和睡衣。


  兰姐抱着我亲吻,说,脱掉衣服。


  我忙脱下衣裤。兰姐看着我说上来吧。我爬上床跪在她面前。


  上来吧,小鬼。


  我抱着兰姐发起激情……


  云雨后,兰姐微笑说,喜欢做爱?


  喜欢。


  兰姐却沉下脸说,下去跪下。


  我不知所措,下床跪下,不知所云看着兰姐。


  兰姐起身坐在床边,抬起脚支起我的下巴说,以后不许在这多问什么,听见

没有。


  听见了。我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是。今天的事已录下,如让你姐夫看到你

就死定了。知道。


  你发誓,永远忠我,如背判我就将受惩罚。


  是。


  那给我磕三个头。


  是。


  我跪着磕三个响头。


  兰姐说,你去住楼下,听到铃声才能上来。


  是。


  去吧。


  我当着兰姐的面穿上衣服说,兰姐,我下去了。


  兰姐挥挥手,我下去了。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在想不知这得来的是福还是祸,不管怎么说我暂

时有了栖身之地,兰姐还是喜欢我,否则不会这么快就与我上床。迷迷糊糊睡着

了。


  早晨我早就醒了,准备听铃声。没有响,我起来又把客厅擦一遍,又把兰姐

放在厅的白高跟鞋擦干净。一直等到9点,铃声才响,我赶紧跑上,敲门。


  进来。


  推门进去,兰姐还躺在床上。


  兰姐说,跑步声这么大,以后上来光脚。


  是。


  来帮我穿衣上。


  是。


  以后天天为我穿衣服穿鞋袜。


  是。


  我为兰姐穿上衣服和袜子,又跪着为她穿上脱鞋。


  兰姐说,我们出去吃早餐。


  好。


  早餐是在一豪华的大酒店吃的,还来一史小姐。史小姐看着我对兰姐说,兰

姐,又找一个跟帮的。别乱说,这是乡下来的表弟,暂时找不到工作,先为我干

点家务,你姐夫也同意让我找一个干家务的。


  史小姐细看着我说,那就到我这来吧,我这金店正缺一个下午班的男店员。


  你又打什么歪主意,你还缺男店员。


  姐,看你说,我这不是帮你吗?


  那以后再说吧。

  吃过饭在车上兰姐说,史小姐是个吸精鬼,多少男人都不够她用。


  一连多日,兰姐对我很好,每天她起床都是我为她穿衣袜,这是我的例行工

作了。兰姐也给我许多钱。兰姐喜欢下午出去会友,每天都是很晚回来。而我每

个下午都闲的要命,无事可做就想起到史小姐店内打工事,今晚上8回来也不会

误侍侯兰姐。兰姐经不住我的多次请求,就同意了。史小姐正乐不得我去。


  一连多曰,史小姐都让我准时下班,兰姐问过几次,看我每次都准时回来,

也就没多问什么。


  这一曰,史小姐请金店晚班店员在大酒店吃饭,经不住她的劲酒我多喝了,

史小姐让我住在酒店还为我跟兰姐请假,兰姐说可以。后半夜,史小姐却进我的

房间,我酒醒了。


  史抱着我说我一见你我就喜欢你了。我说不行,兰姐会惩罚我的。不行,明

天我就跟兰姐说你偷我店的东西了,看你怎么交侍,你今天随了我,我不会跟兰

姐说。史小姐也是漂亮女人,加上我又喝了酒,她又恐吓我,我就只好依了她…


  我很早就起来洗澡清洗史小姐亲吻的地方后忙赶回去。还好兰姐还没起来,

我聂手聂脚进我的房。不一会,铃响了,这是兰姐头一次这么早叫铃,我要有难

了。


  我光脚跑上楼敲门进兰姐卧室。兰姐还躺在床上。


  我问兰姐起来这么早。


  兰姐却说,你脱衣上床。这?


  我无意识的说出这一句话,我自己都感到心虚。我忙说,是。


  兰姐搂着我脖子问,跟史小姐上床了。


  没有,没有。


  你可要说实话。


  真没有,我对你好不好?


  好。


  那就不能骗姐姐了。


  这?


  说吧。


  兰姐摸着我硬度不够的下体,又闻我的耳垂。用手劲使劲挟着我的下体说,

快说。


  我忙起来,跪在床上说,对不起兰姐,是我喝酒喝多了,史小姐她……我对

不起你。


  兰姐放下手,用脚猛踢我的下身说,滚下床,跪下。


  我忙下床,双手扶地跪下,连说对不起兰姐。


  兰姐起身,靠着床头,自已点起一支烟。我来后头一次看兰姐抽烟,她是真

生气了。兰姐说,抬起头,史小姐我还不了解,你这贱货,我对你这么好,你还

敢背叛我,拿高跟拖鞋自抽耳光,我让停才停。


  是,我拿一支她的拖鞋抽起自己脸。


  用两双抽。


  我又拿起一支左右开工打起自已脸。


  兰姐起身穿着睡衣坐下沙发上说,爬过来。


  我爬过去继续抽。


  兰姐骂到,贱货,不会张嘴说话。


  我每打下就说一声,对不起兰姐,请原谅。


  我不是你兰姐,以后叫主人。


  是对不起主人。抽着我的眼泪流出来,脸也肿起来,嘴角流出血。


  兰姐说,停下,爬去清洗后再跪下。


  我爬着洗干净嘴角又跪在兰姐面前。兰姐抽着烟,用脚抬起我的下巴说,我

最恨背叛我的男人。你这贱货,以后这里的家务要给我干好,我每天都检查有一

点不净就打你,滚出去,把各地方擦三遍。


  是。


  兰姐,对不起,主人,我下午还去史小姐的金店吗。


  去,贱货,你要表现出没事一样。


  是。


  我的脸肿了,怎能表现出没事,好在史小姐没去店里,以后也就象没发生过

这事,但兰姐致终没有原谅我,惩罚我逐步升级了。


  (二)


  从这天起兰姐就没有了笑容。


  第二天我早早起来把兰姐的红高跟鞋擦干净放回鞋柜,又回到房内等铃声。


  直到9点铃声才响,我快步上楼进兰姐的卧室,兰姐已穿好衣服,袜子没穿


  我不敢看她忙跪下为她穿上高跟拖鞋。每次我上来第一件事为她穿衣上,今

天不必了。


  兰姐没说话起身去了浴室。


  早饭兰姐也没带我去。


  我的心提落着。看来这里的阴天不知何日才晴。


  兰姐两天都没回来。我只好吃方便面等带兰姐回来。


  这天晚上10点兰姐回来,她有些喝醉了,我忙扶她上楼坐在沙发上,跪着

给她换上拖鞋,又为兰姐倒一杯水喂她,兰姐喝几口,突然对我的脸喷一口并说

,跪下。


  我忙跪下。


  兰姐眼睛流出泪来骂到,贱货,我对他那么好,那么想他,他确这样对待我


  我好象听错了,忙说,兰姐,我对不起你。


  兰姐伸手打我一嘴巴说,贱货,是我的男友,从香港回来不来这里,还带来

一女骚货住大酒店给我看。


  难到是兰姐男友知道什么,史小姐告诉他的。


  不会。


  可能是有一次我接的电话,他怀疑兰了。我忙说,兰姐,是我造成,我有罪


  兰姐用踢我一下说,找男待奉是干爹同意的。他也愿意。


  我的天,兰姐还有干爹,看来兰姐的背景挺复杂的,我要更加小心,别惹她

不快。


  兰姐自言自语道,狗东西,你会找我姑奶奶求饶的。又对我说扶我上床。


  我忙帮她脱光衣服扶她上床。


  兰姐说,你也脱光上来。


  这次是兰姐在上骑着我,她双手挟我的乳点使劲捏,并骂到,骚货,狗东西

,看我怎么治你们。


  兰姐把对男友和带的女人仇恨发泄在我身上了。


  我泄了,兰姐扇打我的脸说,无用的东西,滚回去。


  我回到自已的房。躺在床上感到全身的疼痛,有了想离开这里的念头。等等

看吧,也许兰姐会原谅我呢。


  第二天早上9点兰姐就让我上去,进她卧室一看,她穿着睡衣靠在床头。我

忙跪下。


  兰姐说,脱掉上衣上来跪着。


  我忙脱掉上衣上床跪下。


  兰姐伸手夹着我的耳朵说,挺起胸我看看有什么痕迹。她捏捏我的乳头问痛

吗。


  痛。


  以后姑奶奶让你更痛。下去为我穿鞋。


  我忙下床为她穿上高跟鞋。


  兰姐站起来说,不许穿上衣,到客厅饭桌旁跪着去。


  是。


  我忙到客厅饭桌跪下。


  1个小时后,兰姐才从楼上走下。我跪看用眼光看她,我呆住。兰姐身穿睡

衣,肩披半长发,仰看头,脚穿半高跟纷拖鞋,左手听手机,右手拿烟下来。这

走姿太美艳了,就象一贵夫人。


  我多次看兰姐洗浴出来,只觉她漂亮,确从来没有今天的感觉。那时是从认

姐姐的角度看她,今天不一样,她太妖艳了。我的心一下子崇拜起她来,想走的

意念顿然消失。只要兰姐不赶我,我一辈子跟定她了,就是当狗,做奴隶我也愿

意。


  兰姐走过来,坐在桌边椅子上,把手机放在桌上,翘起一支腿,抽口烟。


  她看出我的异样,说,跪近点。


  我爬一步,她用翘着的脚抬起我的下巴说,想什么呢。


  兰姐,你太美艳了,就象古埃及王后。


  兰姐哈哈冷笑说,美艳,象埃及女王。


  是。


  这还不够,贱货,我还要学埃及女王呢。


  兰姐我祟拜您,你就让我待候您一辈子吧,当狗,做奴隶我也愿意。


  兰姐把烟灰弹在烟缸说,我收你这狗,只能当我的小狗,我还要收回香港那

条大狗呢。


  谢谢兰姐。


  贱货,叫主人。


  是。


  这时客厅的门铃响了。兰姐踢我说,去开门。是送兰姐订的早餐人。


  送餐人把饭菜放在桌上离去。兰姐说,取一盆放在地上。


  我取盆放在地上,兰姐抛下一支拖鞋,把光脚放在盆里,又拿起桌上的甜奶

喝几口,又低头吐在盆里几口说,舔喝吧,小狗都喜欢喝甜奶。


  是。


  我跪着低头舔舐兰姐脚上的甜奶。兰姐抽出脚,又把啃剩下的肯德鸡腿扔在

盆说,光吃方便面没营养,吃这绐你增加营养。


  我吞下鸡脚腿。兰姐又把剩下的残食都倒在盆里说,都吃光,今后你就用这

盆吃饭,不许用别的。


  是。


  兰姐看我吃光残食说,给我拿红鞋跪在门厅,我要出去。


  是。


  我拿起擦亮的红色高跟拖鞋双手捧着跪在门厅等她下来。


  半小寸后,兰姐头带白色发卡,身穿白色套裙,左手挎白色坤包走来。她伸

出一支脚,我忙给她穿上红高跟鞋,又给她穿上另一支。兰姐跺跺脚说,我要会

史小姐,你去吗。


  不敢。


  那你就在门厅跪着,晚上史小姐与我一起回来商量事呢,她还要听你的感受

呢。


  是。


  (三)


  兰姐与史小姐能商量什么呢?史小姐还来这听我的感受?听什么感受,不会

是我们做爱的感受,听我受苦的感受吧。跪在门厅,反复想这些什么无头绪想法

。不过认定兰姐与史小姐决不是一般的关系。想着想着因跪的时间长,我靠门墙

睡着了。


  一声停车声,把我惊醒,我想兰姐回来了。


  我站起来从门窗看,是兰姐回来,史小姐真来了,还有另外俩个年青女人,

她们说笑走向厅门。我忙打开厅门,兰姐先进来斜登我一眼直奔厅里走。史小姐

随后,她看我说一声,你怎么挣不开眼晴还光着上身。也直进厅内,另外俩女人

看我一下也进去。


  史小姐把她挎包放在沙发上对刚坐沙发的兰姐说,兰姐,你说收的一小狗是

他吧?


  对呀,没想到吧。


  哼,我早想到了。


  兰姐对我说,为几个主人换拖鞋。


  我忙从鞋柜取出四套半高跟拖放在一盘子里端着先走到兰姐面前跪下为她换

上白色拖鞋。又跪在史小姐面前为她换上红色拖鞋。跪在另一女人面前时,兰姐

说叫玉主人。


  是,玉主人,我为你换鞋。


  好呀。玉小姐又对兰姐说,兰姐,你选的小姐挺帅的,说话声音也挺揉的。

史小姐插话说,兰姐选的小狗,那有不帅的。兰姐说,就你嘴尖,大狗不是跑了

吗?


  哟,兰姐,我可不敢多嘴,小妹可不是传播婆,那不是小妹性格。兰姐说,

我还不知道你的性格,瞎多疑。史说,这才是我兰姐。


  我为玉小姐换上红色带白花的拖鞋。又为叫冰的小姐换上白色带红花的拖鞋

。兰姐对我说,去把麻将摆上。


  是。


  我把麻将摆放在麻将桌上。


  兰姐她们走到麻将桌坐下。史小姐说,兰姐,一个小狗侍候我们忙不过来,

我再叫一个来。


  好哇,你的小狗大狗多是,叫来一个吧。看你说的,就找一温顺的,史小姐

用手机呼叫。


  来的是年青的小伙,也就十七八岁。我俩分别跪在麻将桌的两旁,双手举着

一大盘子。盘子里放着饮料,香烟,烟缸。女主人们喝着饮料,抽着烟,尽兴的

打牌。


  我高举着盘子,低头看桌下,因这麻桌只用一支不锈钢管支撑,女主人们四

双拖鞋里脚尽在我眼底。她们的脚摆放不一,红色拖鞋是一支踩地,一支在翘起

的腿上上下摆动,我知这是兰姐穿的;红色拖鞋被穿着肉丝的脚踩在上,这是史

小姐的脚;白色带花拖鞋里只露出脚趾的,是玉小姐穿的;踩着红色带白花拖鞋

后跟的,是冰小姐穿的。


  看着她们脚的摆着各式动作,让我的脑袋晃悠,眼睛发光真是美人美脚,一

个赛一个,人生拥有她们一个,死也足矣。可有钱的男人,怎么就不满足呢?有

一个不够,有俩不多,更多才有味。也许男人都有这夲能,也许我有钱了也是如

此?不过,现在的三个女人照兰姐的美艳还差些,真有兰姐绝对满足了。跪着瞎

想,眼神乱看,手举的盘子就有些倾斜,盘子上的饮料流出一点。史小姐抬脚踢

我的腿说,看什么呢,举稳。兰姐说,想舔你的美脚呢,小狗不都喜欢舔脚。


  是啊,冰小姐说,男人真是和狗一样,你给他一点甜脸,他就这样。史对兰

姐说,冰在咱姐妹中最小,刚入我们这一圈,就有一老板跪下好几次舔她脚趾了

。兰姐说,好哇,那天带来,我们看看,舔的合格不,不合格,姐姐们不同意的


  冰说,兰姐出道早,舔脚肯定有标准,先让小妹看看。史说,你没听兰姐说

大狗跑了,只有小狗了吗。兰姐说,会回来的。冰说,那先让小狗表演吧。


  兰姐问史,干爹什么时候从美国回来?


  快了,还问我,干爹对你最好了。玉小姐说,兰姐快让你的小狗给我们表演

吧。


  好吧,兰姐对我说先舔冰小姐的。


  是。


  史小姐对另一个小伙说,去舔玉小姐的。


  我们俩爬进桌下,分别舔起冰和玉小姐的脚趾来。


  冰小姐踩在红色带白花拖的后底翘起脚说,先脱袜子。


  我脱下她的肉丝袜,她的脚很白,二脚趾过长些。听人说,这是不养爹娘的

脚趾,不知有无对证。我双手扶地先舔起她的这个长脚趾。我含着,用舌头舔舐

着。


  玉小姐打出一张牌,冰举手推倒自已牌说,我糊了。随手拉起我的头发说,

舔的好,姑奶奶奖一手,随手轻打我一耳光。


  玉小姐说,看你乐的。


  忽然冰又叫一声,痛了。


  是我的牙齿咬痛这长趾了。


  冰拉起我的头发骂到,贱狗,你平时就这样为兰姐舔吗。


  对不起,对不起。


  兰姐说,他舔我的脚,可没含舔这么长时间呀,小狗兴奋都这样。


  史小姐说,恐怕是兰姐总是抱着他睡觉,宠的吧。


  抱着睡,你看他的身上有什么痕迹。


  冰小姐低头看,一手捏捏我的乳头说,还痛吗?


  痛。


  冰小姐加劲的捏说,痛的不够,我再加点。


  我痛的差点落泪。


  冰小姐说,照老狗舔差远了。


  史说,看来舔冰妹的狗是大狗了,大狗有经验,小狗实验不到位。


  是。


  兰姐说,不打了,让他为玉妹和冰妹舔,我和史妹商量点事。


  兰姐和史小姐上楼,冰小姐和玉小姐走到厅沙发坐下。


  我和小伙子跪在她们面前。冰小姐还让我舔。冰小姐一腿搭在我肩上,一脚

放在茶几下,让我舔。她用脚趾夹着我的舌头说,你可要侍候好兰姐,兰姐是有

背景,地位的人,侍候好她,你会有回报的。


  是。


  过了好长时间,兰姐和史小姐说笑走下楼。史小姐对玉小姐和冰小姐说,半

夜了,我们回去吧,让小狗有经验了吧,让他好好舔兰姐美脚,过两天再来检查

他有没有没有进步。


  兰姐挽着史小姐的腰和玉小姐冰小姐及小伙子一起走出客厅。


  厅里变的静悄悄了。我到有些不知所措了,就跪在门厅等着兰姐回来。


  一会,兰姐回来,没看我,只是用手一挥上楼了。


  我随后紧跟上去跪在地上等兰姐发话。


  兰姐抛下高跟拖鞋,进了卧室洗浴间。


  我跪爬着拣回两支高跟拖鞋合在一起放在地上。


  20分钟后,兰姐穿着睡衣光脚出来,手拿毛巾扔在地上说,给我擦脚,就

坐在沙发自点一支烟抽起来。


  我忙拿起毛巾跪爬一步,抬起她的了支脚擦干净水,为她穿上拖鞋,又擦干

净另一支,也为她穿上拖鞋。


  兰姐摔下一支拖鞋并一腿压在另一腿上说,脚趾缝还有水。


  我忙用毛巾擦,兰姐说用舌头舔。


  是。


  我跪着仰脸伸出舌头舔吸。


  兰姐把脚一晃一晃,我头一摆一摆跟着,她是在戏我。


  兰姐阴笑着问,冰小姐的脚好闻吗?


  没闻出来。


  不敢说。


  是。


  她怎么调教你的?她说让我好好侍候你,我会有回报的。


  回报,兰姐踢我脸一脚说,这就是回报。你要吗?


  要。打是亲吗。


  哼,你学乘了,接着舔。


  兰姐把舔干净的脚放在我的肩上。我又舔她的另一脚缝。


  忽然兰姐手机响了。兰姐接过说,是史妹,嗯,干爹明天上午从香港回来?

让我俩去接他,好,那正好按我们原计划办,行。


  兰姐放下手机对我说,贱货,去把我的袜子洗干净,白鞋擦亮,明天10点

在门厅用嘴叼着袜子候着我,滚下去吧。


  是。


3
版权声明: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站《原创》内容,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本站文章内容,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修改或者删除处理。

热门视频

最新推荐

精彩回顾

在线
客服

官方客服

如遇课程或支付问题,请联系客服为您解决

工作时间:9:00-18:00,节假日休息

顶部
登录注册

立即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