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好交流 / 正文

女女调教斯慕小说

管理员 4 收藏
同好文章


  他能够感觉出飞翔带来的飘忽的快感,城市的建筑闪着点点的橙色的光,他

的衣服在呼呼作响,黑暗包围着、挟裹着他,让他有一种熟悉的安全感…远处,

一颗流星闪过,他的脑海里也闪过一片白色…就是这片白色,从此改变了他的生

活。


  他是一个喜欢的男人,喜欢全身包裹在里,当他高高的、帅帅的身体让包围

的时候,他会感觉到安全。当然,为了审美的需要,他也会给这些搭配点白或者

亮色,今天的演出,他佩戴在脖子上的链子是银色的,算是给这套加上一点闪亮

的装饰。当演出间隙,导演上来的时候,他却被一片白色刺痛了眼睛。


  「你!」


  那个女人就那样毫不客气的指着他,让他在众人之中凸现了出来,就让他突

然的手足无措…


  「别在那耍酷!你的角色是个阳光少年,阳光!懂么?!」


  不客气的指责完他,她继续颐指气使的指点着其他的人。她一身白色,白色

的吊带外面是白色的外套,配着低腰的白色的长裤,亮得晃人的眼睛,只有脚上

的凉鞋是细细的带子绑成。尖尖的高跟,那根竟然是银色的。


  她的表情漠然,手势却极其坚定,能够让人感觉到她的威严和自信,当然,

还有那么一点霸气。


  演出结束躲在楼道抽烟的时候,她又一次从他的旁边经过。突然,她停下脚

步。


  「你!」她还是那么叫他。


  他慌乱的掐灭烟蒂,看着她,不知所措。


  她的嘴角忽然略过一丝狡黠的笑容。


  「过来!」其实他们相距只有几步的路,这是一个狭长的过道,没什么人经

过。


  他走过去,垂下头,不敢跟她的眼神接触。


  「看着我!」还是命令式。他抬起头,感觉到一阵眩晕,因为她忽然笑了…

那么冷漠的面庞,笑起来居然如此灿烂。


  她的手忽然摸到他的脸,好像他是一个女人,她居然搬过他的下巴对着自己

,像一个小混混看着被自己调戏的女孩。


  他却忽然有一种电流般的感觉,流向全身,下身忽然充血拱起。她看了一眼

他的下面和他面红耳赤的脸,哈哈大笑。


  「给我手机。」


  「什么?」


  「给我你的手机!」


  他懵懵懂懂的递过去自己的手机,好像没了思想。


  她微笑着看着他,并不看手里的手机电话,快速的拨了几个号码,然后递给

他。


  「晚上十一点,给我打这个电话!」她的眼睛含笑盯着他,忽然就转身离开

了。

  (二)


  「您好」十一点,他准时拨通了电话。


  「你好,哪一位?」她的声音磁性、字正腔圆。


  「我…」他嗫嚅着,不知道如何回答


  「…。我叫韩冰」声音很小,他其实不确定,她是否知道他的名字。


  「寒冰?哈哈…那我叫太阳,晒化了你!」她哈哈大笑。


  「呵呵,您叫白杨。不过,我到是希望您是太阳,把我晒化成水才好呢。」

他放松下来,跟着开起玩笑。


  「呵~~~~,居然连我名字都打听出来了?」


  「那是因为,您。。。太大名鼎鼎了。」虽然开着玩笑,他依旧小心翼翼。


  「小家伙,挺会拍马屁啊…」


  这个愉快的夜晚,他们就在逗趣的嬉笑中逐渐熟悉起来。


  以后,每个夜晚,他都会给她打电话,说笑逗趣,打情骂俏。回忆电话内容

的时候,他常常想不起说了些什么,他只是愿意听见她的声音,感受她的气息。

她的出现,让他的生活投射进一股阳光,让他的心,开始变得温暖。


  今天周末,她有重要应酬,没跟他聊天。


  百无聊赖的来到原来常来的酒吧,他要了一杯酒,找了一个灯光昏暗的角落

呆坐,音乐好像也跟他的心情一样,沉闷、孤寂、无聊。


  一个妖娆的中年女人走了过来:


  「怎么样,去我哪儿?」她用甜腻腻的声音说。


  他下意识的躲闪着:「不…我不去。」


  「怎么了?你又不是没去过。」女人质询的语气,


  他摇摇头。


  「唉……现在的男人啊……你就不知道他们到底要什么!」这妖娆的妇人叹

了口气,闷闷的走了开去。


  一个穿着蕾丝花边衣服的女人端着一杯酒走了过来,


  「帅哥,好久都不来了,敬你一杯。」


  他没有应答,只是端起酒杯表示了一下,一口喝尽了。女人再走近些,贴到

了他的身上,吹着气在他的耳旁:


  「那晚我一直没忘…你的口活儿真好。今天?来么?」


  他叹口气,从兜里掏出几张大票,递给那个女人,


  「媚娘,我不去。你要是还没开张,就拿着吧。」


  媚娘瞪了他一眼,「人家喜欢你懂不懂,没要你钱。」


  他摇了摇头。媚娘依依不舍的看看他,悻悻的离开了。


  他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是她!他马上变得亢奋。迫不及待的按下接听键。声

音,甚至有点颤抖。「你…好么?」


  「哦…我~喝得有点多,你来送送我吧。」


  「好…啊!」他激动的心里咚咚直跳。他们聊了这么久,还没单独见过面。


  「等我,马上就到!」所有的沉闷一扫而光,他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晴朗。


  (三)


  这是后海的一个酒吧,装饰别致,格调优雅。他径直走进去,看到她。她的

身边还坐着一个男人,身体倾向她,在悄悄说着什么。看到他,她招了招手:


  「张老板,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呵呵,他老是不放心我,刚才一

个劲儿的打电话非要来接我…我也没办法…」不用她使眼色,他也明白了,他是

来帮白杨脱身的。


  他很自然的伸出手去,跟张老板握手。「我怕太晚…就直接来接她了。」话

茬儿跟白杨对的严丝合缝。


  张老板有点不高兴,上下打量着韩冰,冲着白杨说:「我怎么看着他眼熟呢

…」


  白杨已经站起来,略显慌乱,「哦,大概他长得太大众脸了…不好意思,张

老板,我就先走了,再见。」拉着韩冰…逃似的奔出酒吧。


  刚出了门口,就看到模特儿队里面的几个女孩子走了过来,看到韩冰和导演

手牵着手,她们有点不明就里地看着韩冰,不觉停下了脚步。


  一个女孩不识趣,过来冲着韩冰喊,


  「唉——,你也来啦,跟我们去划船啊?」


  韩冰微笑着挥挥手,摇了摇头。那女孩儿不舍的看着韩冰,还想说什么,被

旁边的女孩一把拉走了。


  远远的还传来那女孩子同伴的声音:「你傻啊……?」和那个女孩争辩的回

答:「我怎么啦……」


  白杨笑着看了看韩冰,韩冰回笑了一下,两个人心领神会,什么都没说。


  一直看到烟袋斜街的牌楼,白杨忽然放慢了脚步。韩冰看到白杨有些累了,

就自然的用臂膀搂住白杨,好让白杨靠着他,到好像他真是她很长时间的情侣。


  「就从这儿穿出去打车吧,我看你累了。」


  「不……我还想玩会儿呢。」她看着他,狡黠的一笑。


  「你不怕…。。?」韩冰一偏头,往刚才来的地方示意了一下。


  「怕什么,我又没卖给他。」白杨忿忿地样子。


  「那你想玩什么?」韩冰微笑着看着白杨,眼里满是宠爱的眼神,到好像白

杨比她小很多。


  「我……想划船。不过,可能太晚了,租不到船了……」白杨看着后海星光

点点的湖面,心驰向往的伸着头。


  韩冰略一思索,道:


  「你在这儿等会儿我。」就大步跑了开去。


  大概一会儿功夫,白杨看到自己的面前渐渐划过来一条船,定睛一看,居然

是韩冰。


  「哈……你真行,怎么搞到的?」白杨兴奋的像个孩子,一步就跨上了小船

,吓得韩冰也顾不得说话,赶忙抱住她,生怕她不小心掉湖里去。


  白杨上到船上,发现船上竟然还有不少吃的,而且居然还有一壶热茶,这个

韩冰的细心和周到,让她的心里一荡。


  慢慢的划到湖心,初夏的夜里,湖面已经有些凉了。韩冰自然的把白杨揽过

来,把她领口的扣子又系上一个,看看自己只有一个短袖衬衫,真不知道还能脱

什么衣服给白杨挡寒,就只好尽量的搂紧她,生怕她冻着。两个人都没说话,好

像也不必说什么。望着湖面的波光和两岸的灯光,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白杨倚

靠在韩冰的怀里,她的眼神变幻着,忽而温暖,忽而媚惑。


  夜,湖面,越来越凉了。人,也逐渐稀少,刚才还熙熙攘攘的人声,好像突

然间就没了。这世界,好像忽然只剩下他们俩。


  (四)


  白杨渐渐的睡着了。韩冰搂着她,把自己的短袖衬衫也脱了下来,给白杨盖

在身上。他把船划到了一个背风的地方,让自己做屏风,档住那仅有的一面风口

。一会儿,看到她穿着凉鞋的脚,怕她的脚凉到,就轻轻的把她的凉鞋也褪下,

用手握住她的双脚,并尽量的把她的脚放在自己的腿中间,好让她的脚不暴露在

外面。但是这,勾起了他的冲动。黑暗中,他的脸有些发烫。定定的,看着怀里

的白杨,恨不得让她的全身都化在自己的怀里。


  忽然,一双温暖的小手慢慢的抚弄到他裸露的前胸,让他不由得呻吟出了声


  「别……」他央求着白杨,双手却不由得更抱紧了她。


  「哈……这就求饶啦?」韩冰越是这样她到越觉得有趣,便连同一双脚也逗

弄着韩冰冲动的地方,让韩冰越发的不知所措。


  「别……一会儿掉水里啦……」韩冰脸热的滚烫,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哈……」看着韩冰的窘态,白杨开心的笑了起来,便在韩冰的耳旁用几乎

耳语般的声调说到:

  「怎么,有感觉啊?」


  韩冰不知所措的摇摇头,复又点点头。


  白杨继续抚摸逗弄着他,时而在他的耳边吹吹气,时而用脚抚摸着他敏感的

地方,看着他的窘态,开始,只是觉得好玩……慢慢的,感受着他越来越紧的拥

抱和他的躁动,自己也慢慢被他撩动了起来。


  「你,喜欢我么?」黑暗中,白杨盯着韩冰漂亮的双眸问着。


  「嗯……」韩冰轻声的应着,温柔的亲了白杨的脸颊一下。


  「我早就喜欢您了……实际上那次排练,我第一次见到您,就……」


  韩冰更紧的搂住白杨,继续说道「能像今天这样……真好」


  黑暗中看不到韩冰红了的脸,但是韩冰身上的颤抖还是通过搂住她的手让她

感觉了出来,这个男孩子的温柔和他的话触动了她心里某个敏感的地方。


  「可是我比你大啊……」白杨其实心存顾忌,


  「那怕什么?如果我们相爱,别的,真的那么重要吗?」


  是啊,那些世俗的东西和感情比起来,真的那么重要么?!白杨摸摸韩冰的

脸,那张脸滚烫滚烫的,带着深切的感情和真切。


  韩冰拿起白杨的手,吻在她的掌心里,然后抚在自己的脸上。白杨抱住他,

把他拥进了怀里。


  韩冰在她的怀里,嗅着她的气息,喃喃的说:「真好,我终于有了种归属的

感觉……」


  「哦?」白杨没有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韩冰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着:「就好像回到了家,那么安宁,那么……。好

像是在妈妈的怀抱里……」


  说完,韩冰羞红了脸,便又将脸埋进她的怀抱。


  「哈~恋母情节?」


  「不是,不是,只是……那种感觉很像……」韩冰急切的解释着。


  「那是……归属感?」白杨也希望弄懂他的感觉。


  「嗯,这个比较贴切些。」


  「哦……这儿太冷,咱们回家吧。」拉着韩冰,他们坐上了回去的出租。


  (五)


  她将他带回家,径直,将他带进了浴室…


  她的浴室宽大、神秘,带着某种暧昧的紫色格调。那儿,甚至有一张软榻,

她就把他按倒在软榻上。她的眼睛里,有两束野性的火焰,在熊熊燃烧。


  韩冰的眼里充满爱意,他任凭着她的摆布,温柔地配合着她,没有一点反抗


  白杨左右寻摸着,最后终于找到一双自己的长筒丝袜。她将他的双手背到后

面,然后用丝袜将他捆绑到浴室的铁管上,然后,她开始抚摸他的脸,好像一个

男人在抚摸女人。他的脸红红的,欲望喷薄而起。


  她望着他,慢慢地把他的衬衫撩起,露出发达的胸部。她抚摸着他的胸膛,

慢慢向下……她的手柔软、性感,他在她的抚摸下战栗……忍不住的呻吟声发自

胸腔深处,一声高过一声。尔后,她又慢慢的将他的裤子褪了下来,露出他直立

的欲望,然后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像是在欣赏自己的战利品。


  他睁开闭了很久的眼睛,望向她,的双眸性感而含情,且略带羞涩。终于看

得她热血沸腾,她扑到他的身上,和他狂吻在一起。


  突然,她抽身而起,揪住他的头发让他跪在地上,他也毫不犹豫的顺从着…

…她,却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高高的翘着自己的大腿,望着他,冷冷的,再不

说话。


  好一会儿,韩冰低下头去,羞红着脸,对她说,「从今天起,我就是您的了

……我想,我渴望……您占有我。」


  她笑了,「居然用了这么个词儿啊……占有?你知道什么是占有?」


  她起身找了一个器具放进了他的嘴里,调侃着对他说:「这是占有么?」


  他看了看她,忽然就用一种非常性感的姿态,像是女人,吸吮着那个假的器

具,直看得她终于无法忍受,丢开那个器具,把他按倒在自己的胯下…


  一夜颠狂…


  韩冰从未想到,将自己完全的交付给一个女人,会让他如此的幸福和快乐。

他没有自我,没有要求,但是他却感到全身战栗。那种从未有过的快乐,电流般

的充斥着他的全身,使他自始至终处在亢奋的状态。当她身体里面的液体喷射到

他的脸上和身体上的时候,他抑止不住的喷发了。他意识到,他的身体和他的心

,已经从此刻上她的痕迹,再也,无法离开她了。


  (六)


  白杨疲倦地躺在韩冰的怀里,任韩冰用双手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全身,慢慢感

觉她身体的放松,当白杨渐渐睡着的时候,韩冰却久久不能入睡。他一往情深的

看着白杨安详的睡容,体味着刚才那一幕幕高潮迭起的画面。


  半夜,白杨睁眼,黑暗中正好看到了韩冰脉脉含情注视她的眼睛。他的一双

手,仍旧在她的身体上轻轻抚摸着。


  「干嘛不睡?还想…?」白杨含笑盯着他问。


  「不…不是。」韩冰看着她,眼里忽然有了泪光:


  「您会不会…,会不会有一天不要我?」他的声音,甚至有点颤抖。


  「说什么呢~」白杨忽然觉得心里有点痛,她揽过韩冰的头,把他抱进怀里

,用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像是母亲怀抱着惊吓的婴儿般安慰着他。


  韩冰依偎在她的怀里,声音越发带着哭腔,「我一想到这个…就很怕…」


  白杨没有说话,她拥抱着韩冰,抚摸着他的后背,好像在用这种方式告诉他

,「我不会」。心里却暗自惊奇。她没有想到,这么快,这个大男孩就爱上了她

,而且,居然也是这么快,他就想到了结局。但是他们,真的会有圆满的结局么

,她其实不敢肯定。他比自己小很多,如果婚姻算是个好的结局的话,对自己起

码是不安全。


  「哦,对了,我还没有问过你呢,你就是仅仅做模特儿一个职业么?」谈到

结局,女人就会现实很多。


  韩冰告诉她,自己是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留京的,本来的职业是一个外资投行

的助理,不过,因为喜欢不同的生活体验,才做了很多兼职的。这个服装模特儿

,其实只是众多兼职的一个而已。不过,他最近已经逐步推掉了其他兼职,仅仅

了保留这一个。一个,是考虑报考研究生,另一个,就是为了能有更多的时间和

白杨在一起。


  「你信么,我甚至去当过工地上的民工,在太阳下爆晒,吃大锅饭,一天就

挣十几块钱!」到底年轻,说到自己的经历,韩冰有点兴奋,竟然忘了刚才的伤

感话题。


  「哦,你挣的钱不够花么?」白杨诧异的问。


  「不是为了钱,我只是喜欢这样,体验各种不同的生活方式。」


  「哦…」白杨对韩冰,有了新的不同的认识。


  自从这一天起,两个人在心里,其实已经确立了某种关系。而且,因为他们

这种性行为方式的特殊,一起分享极度隐私的私密感,也使他们的关系,远远强

于普通男女恋情的关系。虽然韩冰较白杨年轻,但是韩冰的处处呵护和顺从,白

杨的霸道和挑逗,反倒使他们的恋情充满不同于一般恋爱的甜蜜乐趣。


  只有一个问题,却是韩冰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那就是韩冰所惧怕的结局,

虽然两个人才刚刚开始,但是韩冰却常常被这样的噩梦惊醒:「白杨冷漠的、再

也没有情爱的眼神…同时,坚决的让他离开的手势…」他到论坛闲逛,看到的到

处都是有关这种结局的小说或者理论,这反复强化了他的这个感觉,那就是白杨

有一天会抛弃他,会毫不犹豫的离开他。一想到这个,他的心就难受到极点,他

非常害怕这个结局,因为他已经不能设想没有白杨的日子,每每想到这些,他的

心里就感觉发空,好像被人摘去了心肝五脏,只留下了一副行尸走肉般的皮囊。


  「她会不会看不起我,有一天因此腻烦了我?」他的脑海里,总是反复出现

这句话。他对白杨的态度,也因着这句话在微妙的起着变化。


  (七)


  周末下午,白杨和韩冰去逛街,俩人又是去给白杨买鞋,虽然白杨已经有了

不少鞋了。


  白杨很享受韩冰对她的这种宠爱,看着韩冰为她花光自己所有的钱买东西的

时候,她的心里,常常涌起一种奇妙的感觉,这感觉决不同于原来。因为韩冰的

这些动作其实是一种表达,他不仅仅是表达了他愿意奉献身体和灵魂,同时也愿

意奉献自己的一切给她,包括现代人最看重的金钱。在现在这个社会里,这,好

像更能看出来他对她的毫无保留、毫不自私的付出。每每想到这些,白杨就有一

种深切的感动。也许,真的该把未来托付在这样一个人身上,才是上帝给自己安

排的命运吧?否则,为什么自己等了这么久,这么多年一直单身未嫁?


  韩冰却并不知道白杨的心思,他的付出完全是自然的,丝毫没有做作或者表

现的意思。这会儿,他正不厌其烦的给白杨挑选着鞋的款式。终于,看到一双还

算不错的样式,韩冰拿下来,蹲下身给白杨把鞋扣解开试穿。鞋子很好看,能够

很好的衬托出白杨漂亮的脚型,当白杨满意的让韩冰给她脱下来去交款的时候,

却发现韩冰摸着自己的脚,半天不站起来。


  「你在干嘛?」白杨含笑拍了拍韩冰的头,「让人家看见…」眼角撇去,已

经看到售货员望向这里的奇怪眼神。


  「我…。」韩冰脸红的像布,「我站不起来了…」


  白杨看了一眼韩冰拱起的下身,突然明白过来,哈哈大笑,她禁不住蹲下来

在韩冰的脸上亲了一下:「你真是太可爱了!」


  韩冰站起来,含羞的把白杨搂过来档在自己的前面,笑着跟白杨一起去交款

,两个人的心里,都是甜蜜温暖的感觉。


  带着大包小包的购物战利品,正准备找个地方去吃饭,白杨的手机响了。


  「是张老板。」白杨看了一下号码说,绷起了工作状态的脸庞,她专注的打

着电话,没有发现韩冰的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


  「哦…是这样,我这儿有点事儿,恐怕去不了,这饭局,您还是安排别人陪

吧…哦。。这个…好吧,那我尽快赶过去。」


  挂了电话,白杨有点歉意的看着韩冰,「咱俩的饭吃不成了,有个重要客户

,投资方,老板非让我陪不可。」


  韩冰没有说话,脸别过去,故意不看白杨。


  「怎么了你,不高兴?…不是吧?这是工作啊!」白杨有点不满意。


  「干什么非要你陪?是找借口和你在一起吧?」韩冰虽然尽力掩饰,但还是

忍不住愤怒的涨红了脸。


  「我是说我有事啊,但既然是请投资方的饭局,我这个导演不在场也确实不

合适。」


  白杨笑着想拍拍韩冰的脸,韩冰居然闪了开来。白杨有点生气,毕竟是工作

,韩冰忽然这么不通情理让她很别扭,也就不再说话。一转身,她叫了辆出租,

绝尘而去。


  (八)


  入夜,白杨才满身酒气的回来,竟然省略了每晚的必备过程——洗澡,把衣

服随便一脱,倒头就睡。


  韩冰又是心疼,又是生气,不知怎么回事,他总是感觉不对。他用热毛巾,

想给白杨擦擦身体,因为他知道,白杨是个非常爱干净的人,不洗澡就睡觉,对

她来说,如果不是喝多了,简直就是无法相像的事情。但是,一转念,他却有了

新的主意。


  他只是把白杨的手用热毛巾擦了擦,然后,就轻轻地钻进被子里,用舌头一

寸一寸的舔噬着白杨的身体,他要用嘴唇和舌头来感知她,看看她是不是会背着

他做出什么事情。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其实韩冰对白杨的每一存肌肤,已经相当熟悉。那

里所有的地方,都留下过他深情的痕迹。他爱她,崇拜她,体贴她,很少用语言

,大多都是用这种用心的亲吻来体现的。每晚他都会做这个功课,只不过平时白

杨会随着他享受他的每一个动作,会合着他吸吮的轻重深浅,发出高高低低的呻

吟,那其实就是对他努力的最好回报。他喜欢听这声音,胜过世界上最美妙的音

律。每每这种声音,都会令他有非常的满足感。是啊,能够让自己心爱的人享受

和快乐,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么?


  但是今天,他的心情却有不同。白杨熟睡着,对他的努力和爱意没有一点回

应,这许是因为白杨平时滴酒不沾的缘故。他知道白杨是个工作敬业的人,但是

那个张老板,还有公司里面的其他高管,却让他不放心,他觉得他们都会喜欢白

杨,只是手段和时间的问题。他虽然也知道白杨不会喜欢他们,但是女人嘛,时

间长了也许会被他们假借关心和照顾的借口,打开突破口。当然,在潜意识里面

,韩冰也有自卑的一面,也许,他们真的就比自己好呢,他们成熟,懂得女人,

而他们的才华、地位和金钱,更让韩冰感觉到自卑和威胁。


  他品尝着白杨的每一存肌肤和液体,特别的…他在寻找某种味道,一面充满

爱意,一面充满妒忌。当然他不承认那是寻找白杨背叛他的证据,但是他确是在

仔细搜寻着,并且,痛苦的希望去证实什么。他知道也许不该这么做,但是,他

管不住自己。


  这一夜,他被怀疑和痛苦折磨了一夜。当他终于疲累,沉沉睡去的时候,凌

晨却又猛醒,又是那个做了无数次的梦:梦到白杨挥手让他离开和她冷漠的眼神

…他甚至梦到了张老板,从白杨家的窗帘后面钻出来,轻蔑的笑望着他…。他从

梦中惊醒,一头冷汗。


  (九)


  下午要演出,上午排练过后午餐,因为演出的时间较晚,大家吃了饭就在餐

厅闲聊,等待上场时间。


  韩冰闷闷的坐在一个角落,显得落落寡合。脑子里,还是翻来覆去的那点事

儿,一副心思不属的样子,根本没在意一旁两个北京男模的闲聊。但突然,一个

熟悉的名字让他支起了耳朵。


  「这么热的天儿,得等到什么时候啊?」男模甲发着牢骚


  「得了,就冲白杨,让你丫等会儿怎么了。」男模乙应到。


  「嗯,要不是冲白导……哼!对了,你丫是不是对白导有点那个啊?」背对

着他们,韩冰看不到表情,但是也能感觉甲在冲乙飞着眼色。


  「靠,我那个有什么用?人家能看上我这小角色?」乙失意的声调。


  「也不一定!我听锤子说,这娘们他也上过呢!」


  听出来乙不高兴了,「你丫把嘴擦干净点,什么娘们儿。」


  「得勒,您那~」这甲用了一句北京老话,以示改错。


  「就锤子那话你也能听?他他妈一超级面瓜,白导能理他?」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男模甲拉了一长声「人家也说的有根有据的,连地址电话都清清楚楚,你能

说是这假的?」


  「靠!也就你丫这弱智能他妈信他的话!你想想,就他那德行的?谁能看上

他?他要是不显摆个大的,还他妈有他说话的份儿?」男模乙喝了口水,忿忿不

平。


  「嗯——也是,可是那地址电话不能有假吧?」


  「就算都是真的,我也不信,不定怎么套来的地址电话呢!靠,看人要凭自

己的眼睛,凭人家说,那他妈就是瞎子,心瞎!」


  「嗯……不过,都说张老板和白导有那个,这,我信。」男模甲语气肯定。


  「也不会,我看白杨不是那种人。」男模乙肯定地说。


  「你又不是她,你怎么那么肯定?老板给梯子,不上,找死啊?」男模甲很

不屑的声调。


  「谁指着谁还不一定呢,白导凭什么要尿他?找白杨这样一导演,让他姓张

的找去?」男模乙维护白杨的立场丝毫不为所动。


  「那……那天那谁说……」甲还想证实什么。


  「你丫给我打住!甭跟我说,不听!」男模乙明显的烦了,


  「都是他妈鸟蛋变鹅蛋的事儿!背地里编排别人的,有他妈几个好东西?!


  「再说……」男模乙忽然怀疑的看着甲,「来说是非话,必是是非人,你他

妈是不是也背地里瞎他妈传过这样的闲话?你说你妈的一帮大老爷们,和他妈娘

们儿搅在一起背后扯人家的闲话,是不是他妈的都闲的蛋疼?把人家说的什么都

不是就显得你们高明了?说人家这么那么着不好,干嘛你们丫还都想去泡人家?

啊——?」


  「你丫这么维护她,是不是你跟她也有一腿啊,哈哈……」男模甲打着哈哈

顾左右而言它。


  「我他妈到是想呢……」


  回过味儿来,乙笑骂:「你丫就找抽吧!」


  韩冰再也听不下去了,他几乎是冲过来,冲着男模甲就是一拳,鲜血刹时顺

着男模甲的鼻孔流了出来。


  男模甲冲着乙:「这小子怎么回事?抽什么疯?哦……白导?」两人对视一

下,明白了。


  「怎么样,上?捶丫的!」


  「丫新疆的,身上不会带着家伙吧?」


  「那他妈也不能认怂啊!上!」


  霎时,餐厅成了战场,一片狼藉。


  (十)


  晚上,韩冰进门就看到白杨黑着的脸。


  韩冰也是气鼓鼓的样子,俩人的火药味仿佛都能够闻到。


  不知道谁先说了第一句,两个人就吵开了。虽然韩冰的声音远没有白杨的大

,但是今天的他,因为长时间的积蓄,也不同于已往的谦卑和忍让。两个人谁也

说不服谁,各自都觉得自己有道理。韩冰引用俩男模的话质问白杨,而依白杨的

个性,根本不屑于解释这些闲言碎语,她只是揪住韩冰打架的事情不放,在她看

来,影响工作是最大的事情,别的事情,她根本不愿意也懒得去解释。俩人越说

越僵,终于白杨忍不住了,她挥手让韩冰离开,


  「你给我滚!」韩冰的无理取闹让白杨烦透了,她终于说出了绝情的话。


  一霎那间,韩冰梦里梦到无数次的,也是他最担心的场景就在这一刻出现了

。他的心咯噔一下。


  转身,他冲出门去,他的泪水,也跟着奔涌了出来。


  他们终于分开了。


  这一段时间,韩冰下班后哪儿也不去,他疯狂的抽烟,在网上盲无目的的溜

达。他没有再去约会哪个女人,心里还是无时无刻的想着白杨。终于,他给她拨

通了电话,却没说话,在她喂喂几声之后,他无声的挂断。


  他们重新在了一起,只是情况越来越糟。无休止的争吵逐步升级,最后被迫

再次离开。


  他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他对她的爱,忽然就夹杂着莫名的仇恨。而且

,他越是感觉离不开他,越是爱她,这种仇恨的心理也就越来越重。他总是会想

到那两个男模的对话,慢慢地,在他的心里,这些对话已经都被认定成了事实。

他憎恨可能跟她在一起的任何男人,在他独自想着她的时候,那种爱恨交织的情

绪演化的越来越激烈。


  他又给她打过电话,但是两个人很快就会发生激烈的争吵,哪怕就是在电话

里。


  慢慢地,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两个人其实都清醒的认识到:他们,已经无

法再在一起了。


  最终真的分开后,韩冰开始在白杨的家门口等待和窥探。他不知道他在等待

什么,求证什么,但是他每日都到,往往呆到深夜一两点钟,直到她卧室的灯光

熄灭很久,他确信她已经睡去,才慢慢离开。每天如此,风雨无阻。


  结局


  分手已经两个月了,韩冰已经很久没有再到白杨家的门口徘徊了,他在心里

无数次的问自己是否还有这个必要,但是今天,他还是忍不住去了。


  天,越来越阴沉,一会儿,大雨如注。他没有拿伞,浑身早已湿透。就在韩

冰转身要离去的时候,一道闪电,他看到一辆熟悉的奥迪车开了过来,一个熟悉

的身影走到白杨家的门前。韩冰的呼吸莫名的急促,他死死地盯着那个人的背影

,心里的恨意忽的一下升腾起来。敲过门后,那个人闪身进去,他跟到了门前,

仔细聆听里面的动静。但是雨太大了,他听不清里面的声音。他掏出她家的门钥

匙,尽量轻手轻脚的开开门,慢慢的走过过道,他向她的卧室走去,经过厨房的

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把她切水果的刀子揣在怀里,那把刀很锋利。


  没等张老板转过身,韩冰已经把刀子深深的插到了他的身体里,张老板回过

头来,倒在地上的时候,眼神里还带着深深的迷茫。


  韩冰听到耳边在惊呼什么,但是愤怒充斥着他的脑海,他什么都听不见。他

回过头来,却发现,因为慌乱,他已经把刀子插在了扑过来的白杨身上,这时候

,他回忆起了她的叫声:「我病了,他只是来问我什么时候能去上班的,别……


  晚了,一切都晚了,韩冰看到红色的血从白杨的胸口涌了出来,把白色的衣

服染红,他一把抱住她,下意识的扔掉刀子,用手捂住她的胸口,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真的,不是有意的!」他喊着。她咳嗽着,鲜血

从胸口上的伤口里面喷涌出来。


  他的眼泪忽然流了出来,「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弄成这样?……


  他放下她,「宝宝,等我,去叫救护车…」这是他第一次这样称呼她。


  「别…晚了…」她拉着他的手,不让他走。


  复又抱住她,他哭了,「宝宝,我爱你,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我知道…」


  他看着她,看着生命一点点离她而去,惊惶失措。


  他握着他的手,哭喊着,泪如雨下:


  「不……不要离开我,你不能走,不能……把我一个人丢下……你知道,这

一段离开你的日子我是怎么过的么?」


  「我像一个地狱的幽灵……无论去哪儿,去干什么都有你的影子,但是我一

旦想抓住那影子,才知道是徒劳的。我孤独、寂寞……从来,我从来没有这么无

助过……我求求你,不要离开我,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我不能和你分开…。。」


  白杨忽然笑了,这笑容,苍白无力。


  「我知道你会这样的……是的,我知道。」缓了口气,她说,


  「可是为什么……我们这样一味争吵?」


  他抽噎着:「我改……我改行吗,我再不这样了行吗?」


  「晚了……」


  「不,不……!没有人比我更爱你啊,我不让你走,我不能没有你!」


  她无奈的笑了:「嗯,也没有人比你伤害我更深。」


  白杨的声音越来越轻,最后,几乎是低语,「其实,我也……很想你…」没

有说完,头一偏,她倒在韩冰的怀抱,再无声息。


  就那么紧紧搂抱着她,好像生怕她会爬起来跑掉,不知道过了多久。


  韩冰站起来。抱着白杨,一级级的走上台阶,居然没坐电梯。终于,钻过一

个已经破了的木板,他来到楼顶。


  他拥着她、紧紧的,向楼下跳去。


  「宝宝,我们永远在一起了。」


  夜色,很黑,但是他感觉很舒服,他知道,他会和心爱的她永远在一起,再

也不会争吵,再也不会分开。


4
版权声明: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站《原创》内容,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本站文章内容,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修改或者删除处理。

热门视频

最新推荐

精彩回顾

在线
客服

官方客服

如遇课程或支付问题,请联系客服为您解决

工作时间:9:00-18:00,节假日休息

顶部
登录注册

立即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