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好交流 / 正文

sm成为邻居的脚奴文章

管理员 4 收藏
故事经历

台湾国立大学是台湾的高等学府,培养了许多的各类人才。台湾很多政界要

员都出自这里。FAMMY表面上是国立大学的客坐心理学教授。其实是FBI

派驻亚太地区的负责人。专门负责训练和培养各类特工人员。


  梅兰妮是她发现的目标之一。梅兰妮除了有出众的外貌,更让FAMMY心

动的是她的家庭背景。梅兰妮的父亲是亚太地区古生物方面的专家。其母则是日

本一个神秘组织「宫崎织造」的继承人。梅兰妮从小就接受过严格的训练。在一

次偶然的机会,梅兰妮竟徒手打伤了四个企图非礼她和她同学的大男人。这正是

FAMMY所需要的。


  这样,FAMMY很快就和梅兰妮交上了朋友。从大一开始梅兰妮除了正常

的学习之外,还接受了各种训练。幸好梅兰妮对这些训练并不陌生。而且能成为

FBI的一员也让她骄傲。毕竟美国人在台湾的势力还是很强大的。从此她的每

一个假期也都是又一个开始。性爱成了她又要面对的一个科目。因为FAMMY

有很严重的同性恋傾向。而且她还特别的仇视男人。所以梅兰也被感染上了这种

癖好。梅兰妮可以随时拧断一个刚同她作过爱的男人的脖子。对于那些背叛组织

的家伙,梅兰妮也表现出同她年龄不相符的残酷。她会把男人撕成碎片。让FA

MMY都为之侧目。


  最后一个假期,FAMMY让梅兰妮回了次家。可回家后就让梅兰妮傻眼了

。自已的妹妹含英居然趁父亲去澳洲讲学期间被两个太保奸污了。她当然不会善

罢甘休。在第一时间梅兰妮通知了母亲樱子。樱子立即飞往台湾。并通知了在台

湾的组织成员,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抓住那两个家伙。


  含英经过梅兰妮和母亲的安慰已经好多了。梅兰妮还向她贯输了很多男人都

是贱货的观念。他们只配给女人提鞋、舔脚。让含英也有了想报服男人的想法。

两个太保很快就被组织的人给找到了。按樱子的意思要处死他们。可含英已经想

好了处置他们的方法。她为两个男人准备了一盆她自已的大便,然后让这两个小

子吃完。而后又亲手阉割了他们。樱子经过这次事件再也不敢把含英一个人留在

台北了。而是将她带回了东京。


  梅兰妮终于毕业了。她父亲梅宗翰到是想让女儿继承他的古生物研究。可现

在梅兰妮已经身不由已敢。她被派往了香港。一家专门出口化学试剂的公司。这

家公司涉嫌将大量的高纯度海洛因通过一种溶解的方法将其运往美国。而因为这

家公司的操作十分的隐蔽。梅兰妮的任务就是尽可能多的掌握这家公司的情况。

然后通过警方将其铲除。


  因为梅兰妮的身份只是一个秘书,所以不可能得到更多的东西。于是她把目

光盯上了执行总监黄品源。一个她刚到公司就色迷迷盯着她看的男人。黄品源四

十多岁胖乎乎的。对女人特别是漂亮的女人他就像猫见了鱼腥一样。很快两人就

混到了一起。但不久梅兰妮就发现其实公司的一切权力都是老总陈昌和说了算。

也就是说这次是让黄品源白占了便宜。梅兰妮当然是不甘心的。于是。


  梅兰妮打听到黄品源其实是个靠太太家的势力发迹的人之后。就想好了对付

他的办法。这天两人来到一家宾馆开了房梅兰妮说要和黄品源玩一个游戏。黄不

知是计对她自然言听计从。梅兰妮用绳子将黄品源捆在了椅子上又用丝袜堵住了

他的嘴。然后说要去找一个朋友来,便出去了不久一个小姐进了房间。


  原来梅兰妮对小姐说黄品源有受虐倾向,可着为他的朋友又不太好意思对他

那样做。于是才找个小姐给他并给了小姐200元的小费。说等事完后再付20

00元。小姐自然愿意她一进门就扇了黄品源两个耳光。打得黄品源唔唔乱叫。

可嘴里塞着袜子。又叫不出来。


  「你朋友都和我说了,你喜欢sm游戏。我会让你满意的。」小姐边说边用

抬脚踢倒了黄品源。然后又脱掉鞋子,将脚踏在他脸上。黄品源闻到了一股酸酸

的汗脚臭味令人作呕。


  「怎么样,感觉还不错吧。」小姐高兴的说。


  可能是这位小姐真有一定的施虐性。她居然撩起了裙子。坐在了黄品源的脸

险庀氯没破吩纯搜邸P〗憷锩婢尤皇裁匆裁淮┦郝旱囊跻号盟扯际橇

粑祭?蚜恕?烧馕恍〗闳捶⒊龈咝说幕队洹?br />门外传来了开锁的声

音。小姐以为是梅兰妮根本没在意。她又那里知道会是黄品源的太太若芬呢。本

来若芬就是个醋意很重的女人这下见到这一幕,更是怒不可扼。


  「好啊!居然趁我不在外面胡搞。怪不得边你朋友都看不下去,今天老娘要

让你尝尝在外面拈花惹草的滋味。」若芬又转头对小姐说。「你们平时玩这种游

戏什么最狠?」。


  「也没什么了,最多让他吃屎喝尿。再不行就用鞭子抽、滴蜡也行。」小姐

说。


  「好,今天就让他尝尝屎尿的滋味。刚才他们说给你多少钱,现在老娘加倍

。你给我往死里折腾他。我到要看看他以后敢不敢了。」看来今天黄品源的确惨

了。黄品源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可人就是个奇怪的事物,当陈昌和听说此事后反而对梅兰妮产生了兴趣。原

来他也是个M,只是平时没有露出来罢了。


  陈昌和到底是老板,他对梅兰妮也算是直接了当。干脆提出要将她带往他的

别墅。梅兰妮当然求之不得。


  陈昌和的别墅在市区以外,梅兰妮同陈昌和一起到了之后。梅兰妮借故保镖

在一起碍事。让陈昌和将他们支开。陈昌和不知其中厉害,便听了她的话。


  陈昌和别墅的陈设很是富丽。梅兰妮故意作出一副天真的模样,对着各种东

西摸来摸去。


  「听说你对黄品源虐待的很厉害。」


  「那的话。我才不会对他感兴趣呢。陈总也喜欢我那样对你吗?」


  「噢,我只是随便问问。」陈昌和还想保持一份固有的尊严。


  「别害羞吗?我听说很多男人都喜欢呢。要不要我们也做做。」其实梅兰妮

早就想让陈昌和做她的奴隶了,她要让他说出溶液的密秘了。要是陈昌和也是个

M,这事要容易的多。


  「你真的会象对黄品源那样对我吗?」陈昌和的声音好象很激励。梅兰妮知

道猎物快上钩了。


  「你先去洗个澡,我也好准备一下。」陈昌和高兴的去了卫生间。


  趁这个机会梅兰妮找到了在房间一侧的保险箱,但她打不开。


  「宝贝我洗好了。」陈昌和高兴的从卫生间里出来。「我们现在就开始吗?


  「好吧,我们先做个游戏。我会用提问的方式让你回答。答对了有奖,答错

了可要受罚的。」梅兰妮坐到了沙发上,让陈昌和跪在她面前。她脱掉了高跟皮

鞋。把脚踏在了陈昌和的脸上。


  「现在回答我,我的脚是香还是臭啊。」梅兰妮工作了一天还没洗澡,加上

天气又热,一双脚闷在鞋子里味道怎么也算不上是香的。


  「香,很香。」陈昌和完全沉醉在梅兰妮的脚臭味里。


  「胡说。」梅兰妮一脚重重的踢在陈昌和的脸上。「你可别忘了说错了可是

要受罚的。」梅兰妮说。「现在我要你用舌头舔我的脚,如果说还是不能让我满

意,我可是要让你喝尿的。」梅兰妮装出一副很凶狠的样子。


  「好,好我舔。」陈昌和正想舔她的脚呢。他捧住梅兰妮的脚一根根的舔舐

起来。

  「这还差不多,现在我要问第二个问题。公司的ZT溶液的配方在那。」


  还没等梅兰妮问完,陈昌和突然警觉起来。「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不过你要是不说可有你受的。」梅兰妮边说边站了

起来,用脚踏住了陈昌和的脑袋。痛得他差点喊出声来。但梅兰妮比他更快。一

只皮鞋已经硬塞进了他嘴里。这还不算梅兰妮又扭住了他的一只胳膊往后一拉。


  「唔。」陈昌和痛苦的咬住了梅兰妮肮脏的皮鞋。弄得满嘴都是泥。


  「我说,我说。」陈昌和实在受不了这种痛苦。只好把什么都说了出来。还

告诉梅兰妮在保险箱里还有二百万美元的现钞。这下陈昌和等于是自已断送了一

条小命。梅兰妮本来还不想杀他,可要是将二百万美元据为已有的话陈昌和就非

死不可了。因为私自吞下案犯的犯罪资金是违法的。


  「回答的真不错呢。我说过如果的回答的好的话要奖励的 。」梅兰妮已经

想好了收拾陈昌和的办法。上次她看见妹妹拉屎给两个混混吃她就动心了。今天

这么好的机会她也想让陈昌和尝尝她的大便的滋味。然后再杀死他。梅兰妮将大

便屙在了一只塑料盆里。


  「来吧,这就是我给你的奖励。全部给我吃下去。」


  望着盆里的散发着恶臭的大便,陈昌和只想吐。可现在要把这堆东西吃下去

是怎样的虐待啊。见陈昌和不肯吃,梅兰妮用脚把他的头踩到了塑料盆里。


  看着陈昌和痛苦不堪的吃下自已的大便,梅兰妮的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陈昌和又被拖到了卫生间,大量的污水淹没了他的脑袋。


  终于回家了。梅兰妮感到非常的舒畅。可惜父亲又出国了。她想起了自已的

好友咪咪。一个长得像猫一样的女孩。在梅兰妮无聊的时候。两人一起度过不少

快活的时光。


  梅兰妮驾车来到了咪咪的住处。一辆保时捷停在门外。难到咪咪有了男朋友

。梅兰妮不禁问自已。要是这样她也就放心了。


  原来,咪咪新交了个叫阿伟的男朋友。现在阿伟就在她家里。其实阿伟根本

就是个花心大少爷。他也不知道玩弄过多少女孩。


  「怎么有了男朋友也不象我介绍一下。」梅兰妮到是很想得开。虽然咪咪是

她过去的「女朋友」。咪咪见到梅兰妮脸一下子红了。


  「他叫阿伟。是我刚认识的男朋友。」咪咪对梅兰妮说。


  阿伟见到美艳异常的梅兰妮一下子呆了。他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一双

好色的眼睛就再也没离开梅兰妮丰满的双乳。梅兰妮这时感到了这个阿伟的放肆

。她开始没有吱声。而是同咪咪开着玩笑。可按照阿伟的个性他又如何能忍得住

呢。他开始坐到梅兰妮的身边,还伸出手来摸梅兰妮的大腿。梅兰妮这才想要好

好收拾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你叫阿伟。不知道对咪咪好不好呢。」


  「好,好。我对咪咪最好了。」阿伟边说可手可没停。还在摸梅兰妮。把个

咪咪气得直想扇他的耳光。


  「不知道你们上没上过床啊。」梅兰妮还在开玩笑。


  「当然上过,咪咪还直夸我的东西大呢。」阿伟简直恬不知耻。


  「是吗,那能不能让我也开开眼呢?」梅兰妮已经决定了要让这个家伙尝尝

被女人虐待的滋味。她还要把咪咪也培养成一个喜欢虐待男人的同类。


  阿伟不知是计。竟真得将裤子脱了下来。可还没等他脱了一半。梅兰妮已经

上去对着他的屁股就一脚,把阿伟踢倒在地上


  「你还真好意思脱啊。」梅兰妮说着干脆骑到了他身上。对着他的脸来来回

回抽了几个耳光。打得阿伟脸都肿了。


  「咪咪你说要怎么收拾他?」梅兰妮问咪咪。


  「我不管了,以前也不知道他这么坏。现在连我都想揍他。」咪咪恨恨地说


  「那就好办了。咪咪你想不想有个奴隶呢?我可以让这个家伙变成你身边的

一条狗。」


  「不要,不要。你们快放了我要不然我爸不会放过你们的。」阿伟的父亲是

当地有名的富商。可他要不这么说梅兰妮也就揍他一顿也就算了。可现在梅兰妮

如果要是不让他侧底变成奴隶咪咪就会有危险。


  「好我到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厉害。」梅兰妮拎住他一条腿往后一拉。痛得阿

伟差点晕死过去。这时他也才认识到今天他碰到了一条美女蛇。他要不老老实实

的听话还不知道要受什么罪呢。


  「我求求你们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求饶了吗?那可要表示点诚意才行。你就先把我们的脚给舔一篇吧。你最

对不起咪咪你就先舔她的。」梅兰妮说着示意咪咪把脚伸出来让阿伟舔。


  咪咪这时也不管什么了。她把脚伸到了阿伟的嘴边。


  「快舔呀,正好我还没洗澡呢。」此时的咪咪可没什么慈悲心肠。她也想看

看这个平时不可一世的家伙跪在自已面前舔她臭脚的样子。咪咪脚上的脏东西极

多。阿伟闻着都想吐可现在是让他含着用舌头舔,这可真够他受的。


  「真想不到让人舔脚趾这么舒服呢。」咪咪不禁伸长了身子。轮到梅兰妮了

,她的脚臭味也极浓。阿伟却只能做出一副讨好的模样。


  「咪咪呀,看不出你男朋友舔脚趾的功夫还不错吗?这么热的天你也是该准

备点饮料吧。」梅兰妮说完在咪咪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咪咪听完哈哈大笑起来。


  「饮料多的是,我现在就去准备。」咪咪去卫生间端出了一盆黄黄的液体。


  「喏,阿伟呀。这是我替你刚准备的饮料噢。你快喝了吧。」


  阿伟见是小半盆尿,大声叫起来。他再怎么下贱也不能喝女人的尿啊。见阿

伟不肯喝梅兰妮还没怎么样,咪咪却大喊起来。她此时的施虐欲望已经到了顶点

。她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个打火机对着阿伟的私处就烫。阿伟的阴毛都被点着

了。阿伟只好去喝,可一不小心居然将盆里的尿给弄翻了。咪咪又残忍的逼阿伟

用舌头将地上的尿给舔干净。


  半夜阿伟被捆在了卫生间,嘴里还被塞了一团咪咪换下的脏内裤。梅兰妮和

咪咪两人在床上又是一番云雨。梅兰妮此时已经想好了对付阿伟的办法。


  一大早,阿伟又被逼着喝下了二女的尿液。咪咪还威胁说要让阿伟吃屎呢。

梅兰妮去外面买了一大堆食物和十支致幻剂。她曾经看过FAMMY给一个叛变

的特工注射过,没几天那个家伙就不行了。从一个意志坚强的特工沦为了FAM

MY的奴隶。不但供出了他们需要的一切还喝下了FAMMY的小便。梅兰妮今

天就要让阿伟也变成一个毫无意志的动物。任由咪咪和她发泄残暴。梅兰妮便照

此进行着。阿伟干净的水根本喝不到。吃得也是二女吃剩的残羹剩饭。没几天下

来阿伟就不行了。可就这样梅兰妮也没放过他。她和咪咪和作了一盆大便端到了

阿伟面前让他吃。阿伟好象已经不知香臭了,竟抓起就吃。引得两女大笑。


  这天梅兰妮又接到了FAMMY的新指令,让她去日本。梅兰妮只好依依不

舍的同咪咪分离。并嘱咐咪咪千万要把剩下的致幻剂给阿伟打完。要不然会深受

其害的。

  日本千叶。这里是日本赤党的活动中心。赤党是在野党,但活动经费多来自

暴力团,和一些非法组织。这次FBI就是接到了赤党要对自民党掌握的一系列

新干线进行破坏。梅兰妮这次的任务就是要杀掉赤党的头目吉野次郎。因为是在

日本国内。自民党动用自已的力量怕引起平必要的麻烦,所以请FBI出面。


  这次的消息来源于一个神秘人士提供。在千叶的赤党成员要对日本的一系列

新干线进行破坏。来报复自民党对其人员的打击。


  横木一郎是千叶赤党的核心成员。也是这次活动的主要策划者。他现在的公

开身份是村上株式会社的代理社长。


  梅兰妮这次也是以一个受聘者的身份进入这家株式会社的。她的主要任务除

了摸清这次进动的细节外。在可能的情况下还要杀死主要负责人。促使本次行动

破产。


  但梅兰妮很快发现情况比她想象的要糟的多。她甚至连接触横木的机会都没

有。至于他们如何活动更是不得而知了。没办法。梅兰妮也只有硬闯横木的住宅

这条路了。


  横木住在千叶的郊区。平时两个保镖也寸步不离。而且听公司的同事说横木

本身也是个剑道高手。


  梅兰妮向FAMMY汇报了情况。并希望日本的公安厅可以协助。


  很快梅兰妮的助手就到了。他叫五井。看上去挺不错的。其实他是千叶警察

厅厅长的亲侄儿。因为关联着FBI的事情。为了讨好FAMMY所以把五井给

派了过来。五井的身手到不怎么样,但奉承的功夫的确高超。这从他们之间的对

话梅兰妮便感觉到了。梅兰妮自是瞧不上他。


  于是梅兰妮便以要去闯横木的公寓为由,提出要切磋一下。并诱惑他说如果

五井赢了,她可以陪他一夜。但是如果他输了,则要五井把她穿的高跟鞋给舔干

净。


  五井的身材还可以,但身手可就不敢恭维了。若是对付一般的小偷什么的还

能对付。可遇是像梅兰妮这样的,也只有跪在地上舔鞋的份了。没几下便让梅兰

妮压下胯下动弹不了了。五井为了巴结梅兰妮,也顾不上自尊跪在她面前舔起肮

脏的皮鞋来。


  晚上七点。梅兰妮让五井守在横木的公寓外一整天了。横木一回家她便知道

了。她观察了一下地形,从一侧的铁栅栏上翻进了院子。五井则被告之守在外面

接应。


  一个保镖从屋里出来去一边的洗手间。梅兰妮从后面一掌砍在了他的颈部。

男人是乎想反抗,却又被梅兰妮揪住头发活生生的摁进了抽水马桶。巨大的水流

淹没了男人的整个脑袋。


  另一个保镖听到外面有声音出来察看。被梅兰妮从一侧一拳击在小腹上。痛

的他弯下了腰。而梅兰妮已扳住了男人的头一扭,颈动脉已经断了。


  横木见到梅兰妮并未表现出丝毫的惊讶。


  「你是来杀我的?」他从一侧的剑匝里抽出了寒光闪闪的武士刀。


  「不错。因为你该死。」梅兰妮说着也从身后取出了一截木棍。


  横木踢翻了前面的矮几。双手握刀,扑向了梅兰妮。可当刀劈下来的时候,

梅兰妮已经空翻到了他身后。


  横木的刀法果然不凡。他不等刀完全落空,翻腕刺向身后。梅兰妮伸棍架住

。两人在屋内激战起来。梅兰妮见迟迟伤不了横木,知道不用其它办法不行了。

便在一瞬间按动了木棍上的弹片。一柄锋利的匕首从横木意想不到的方位刺向的

他的胸口。他再想抽刀挡已经来不及了。只有仰面倒地企图躲过匕首。可梅兰妮

已经不给他机会了。一脚踢飞了他手中的武士刀,整个人也顺着他倒下的方向双

脚落了下去。


  「啊」梅兰妮的两只脚都踏在了横木的胸口上。竟生生的踩断了两根肋骨。

疼得横木叫出声来。


  「如果还想活命,就把CB的计划交出来。」梅兰妮用匕首架住了横木的脖

子。


  此时的横木已经知道梅兰妮的身份了。但他是死也不能交出行动计划的。那

样牵扯的人太多。可他在梅半妮面前不交出计划,梅兰妮又怎能会放过他呢?


  匕首从横木的脸庞一侧划过。左耳象雪片一样被割了下来。鲜血同泉水一样

涌出。把横木痛得浑身抽搐。


  接着右耳也没了。然后木棍又粗暴的捅进了他的眼眶,一只眼球被挤了出来

。横木发出近乎惨烈的嘶鸣。他满脸是血。巨烈的疼痛终于使他低头。


  梅兰妮如愿以偿的得到了计划书。当然横木还是被匕首划破了喉咙。


  至于五井虽说没帮上她什么忙。但梅兰妮还是给了他最大的奖励。在她临租

的房子里。五井被要求用舌头满足了梅兰妮的欲望。临了。在他的嘴里多了一双

梅兰妮换下的运动袜,头上多了一条女式三角裤。当然CB的计划书梅兰妮也给

了他。挡住了五井矮小的阳具。


  浩夫是樱子喜欢的男人之一。如今他正跪在樱子的胯间卖力的舔舐着阴蒂。

樱子则坐在沙发上享受着阵阵快意。这是她喜欢的做爱方式之一。她主男人先使

她的阴部充分湿润,然后她在坐上去,象一个骑手在自已心爱的马上纵横驰骋。

虽然已经年近五十,但因为她保养的好,看上去也只有四十岁。故她的性欲并未

因年龄的增长而减退。


  自从她十八岁嫁给梅宗翰,接连生了三个孩子。她以为可以像其它日本主妇

那样相父教子了,可老父的一场车祸又使她重新回到了「宫崎织造」。那时的她

带着年仅七岁的英杰回到日本。经过这些年的苦心经营,终于使得组织成为整个

亚太地区数一数二的杀手训练基地。现在儿子已经可以接管她的事业,所以她可

以安下心来好好享受男人了。(因为她早在十年前同梅宗翰离婚)


  当然眼前的男人只是她面前的一条狗。只要她高兴,甚至可经把大便拉在这

个男人嘴里。而男人们除了要恭顺地吃掉,还要磕头表示感谢。


  浩夫便是她的男人之一。他除了订期按要求来满足樱子外,新近又认识了含

英。


  含英来日本已经快一年了。樱子让一位老师教了她一些防身术。现在一般的

男人已经不是她的对手了。因为空虚含英在一家酒吧认识了浩夫。


  浩夫还不知道含英的身份。可樱子已通过含英的贴身保镖知道了这事。她当

然不会允许这个平时连自已大小便都吃的男人碰自已的女儿。所以她今天把他叫

来替她口交、作爱之后。则由惠美和另一个女人阳子拖到了女用的洗手间。去喝

众女的小便或是吃屎。而后再把这一过程拍下来让含英看。


  于是-----


  含英看到浩夫为了得到一笔钱不借用嘴去舔惠美和阳子肮脏的鞋底。然后进

来一个女人。浩夫居然不知羞耻的跪在地上求那个女人撒尿让他喝。女人笑嘻嘻

的胯到了他脸上,把一泡尿全部排进他嘴里。结果浩夫从惠美手中得到了十万日

元。


  就这样浩夫很快便以这种方式得到了四十万日元的奖励。当然惠美她们也不

会白给他钱。浩夫又喝下了阳子的尿。


  后来又进来一个叫悦子的女人(樱子手下比较出色的女杀手之一)进来方便

。浩夫则被要求用舌头去舔干净悦子的肛门。他死活不肯。又遭到惠美她们一顿

暴打。肛门到是没再让他舔,可却硬逼着他吃下了几张悦子用过的厕纸。这回浩

夫没拿到钱。


  不仅如此。惠美又找了一格满是尿碱的厕位。让浩夫把马桶内壁给舔干净。

看着浩夫伸出舌头舔舐马桶的下贱样。含英气得关掉了录象机的开关。并让惠美

把浩夫叫来,她也要让这个企图占她便宜的家伙尝尝她的粪便的滋味。


4
版权声明: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站《原创》内容,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本站文章内容,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修改或者删除处理。

热门视频

最新推荐

精彩回顾

在线
客服

官方客服

如遇课程或支付问题,请联系客服为您解决

工作时间:9:00-18:00,节假日休息

顶部
登录注册

立即登陆